沙洲的形成夜店寻欢作乐 眼泪自己吞…… 温哥华“大奶”们的隐秘生活:白天隐姓埋名-加新网cacnews

夜店寻欢作乐 眼泪自己吞…… 温哥华“大奶”们的隐秘生活:白天隐姓埋名-加新网cacnews

洛杉矶有个“二奶村”,温哥华有个“大奶屯”——这是互联网上十分流行的一句话。
笔者身处温哥华,经常收到国内的朋友查询:温哥华这个网上盛传的“大奶屯”是怎么回事?这些传说中的“大奶”又是怎样生活的?本文通过采访,希望可以让大家进一步了解这个社会问题。

“大奶屯”称谓并不适当
笔者认为,“大奶屯”这个称谓并不适当,温哥华也无什么特定的“大奶屯”。大概是来自两岸三地的移民家庭倾国乱,出于种种不同的原因,丈夫需要回原居地工作和生活苏州蓝缨学校,留下妻子和子女在温哥华,久而久之,日积月累,这样的家庭越来越多,便形成了温哥华特有的一种社会现象。
这种现象最早始于台湾和香港的移民家庭,而近年来,来自大陆的这种家庭也越来越多了。
最初,这种家庭被称为“太空人家庭”憨八龟主题曲,因为丈夫总是两岸奔波,在天上飞来飞去。
及后,“包二奶”现象盛行两岸三地,“太空人”不少也不甘寂寞,如此这般,有人便称留在温哥华的太太为“大奶”了。而笔者认为丁惟宁,称呼她们为“留守夫人”或“空巢主妇”合适一些。

造成“留守夫人”在温哥华独守空房的主要原因无非几个:一是丈夫在温哥华找不到自己满意的工作,郁不得志,结果回流原居地;二是掉不下在原居地的生意,需要回去打理;三是当事人本身就是“裸官”,将妻儿子女先送出国。
“留守夫人”遍布大温
“大奶屯”位处何方?严格来说,整个大温地区都有“留守夫人”的存在。相对集中的地区是温哥华西区、西温哥华市、列治文市、本拿比市、素里市和高贵林市。
列治文是早年香港和台湾“太空人家庭”聚居的地方,由于该市华裔人口比例全加拿大最高,中国餐馆林立,即使一句英文不懂也可以生活十分舒适,所以,近年也是众多大陆“留守夫人”的首选地之一。
本拿比处于大温地区的中心,交通发达,公车地铁四通八达,加上拥有大温地区最大的购物商场,出行购物都十分方便。十分适合那些不会开车,或者家境不是十分富裕的“留守夫人”居住。
素里是大温地区近几年发展得最快的市镇,这里房价相对比较便宜,而且也有几家数一数二的名校,近年也吸引了不少想少花钱住大屋的“留守夫人”们移居,加上可以就读名校,满足子女教育的需求。林楚麒
温哥华西区,一向是温哥华富人居住的地方,这里环境幽静,名校众多,是不少投资移民钟爱的区域,尤其是对那些重视子女上名校的富裕家庭,这一区是最合适不过了。

高贵林,顾名思义,在山上的豪宅价值不菲。据说不少香港的明星也置业于此。这里拥有显贵的高尔夫球俱乐部,十分适合喜欢运动,又想远离都市烦嚣贵妇人。
西温哥华市,原来是华人不得入内的纯英国裔人士的半山豪华别墅区。不过,时移势易,这里现在竟几乎成了华人的天下。虽然该区的房价大温最贵,但每一个放出的房子,都成为华人的囊中之物。由于这里几乎是与世隔绝,所以,有不少不愿暴露身份的巨贾和高官都钟情于此。
孩子是第一要务
虽然这些“留守夫人”们的境况均不相同,但她们大部分都肩负着一个任务,就是带孩子。
“照顾和教育小孩是我在温哥华的第一要务,”来自广州杨太太三年前移民温哥华蔡昌健,她说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小孩的教育。“我每天的唯一工作就是为女儿打点一切,包括接送上学、课后辅导、周末上钢琴课、出外郊游等等……”杨太太言道,来加三年每天都是围着小孩转。
来自南京的陈太太,除了要照顾9岁的女儿上学外,还有另外一个使命,就是为陈家添丁。她移民温哥华三年生了两胎,不过还是没有追到儿子。“其实我们也不是为了追儿子,我们都喜欢小孩,在国内只能出一个,到了温哥华没有限制了,就想多要几个。”不过,由于陈先生长年不在温哥华,一个女人要带三个小孩确实不易,最后他们以旅游的名义申请双方父母轮流到温哥华来照顾小孩。

大统华是每周必去之处
生活似乎是这些“留守夫人”们在温哥华所要面对的事情。虽然温哥华的中餐厅可以说是北美地区最好的,但总不能天天下馆子。
在这里,没有保姆,没有佣人快手杰哥,买菜煮饭都要自己亲力亲为,比不上在国内,可以有人使唤。
杨太太和陈太太都一样,至少每周去一趟当地华人超市连锁店“大统华”,这里的东西应有尽有,几乎凡是国内见到的食物、小菜和调味品,都可以买到。
泡吧也是太太们的时尚
不过,对于一些年轻时尚的“大奶”一族,她们并不甘只带孩子或上上语言课郭芯其。来自北京的孔太太就是这样的“留守夫人”代表,她经常流连于温哥华市中心的名店里,入夜,不喜欢到酒吧一条街的耶鲁镇喝上几杯。

“来到温哥华就要体现当地人的生活,”崇尚名牌的孔太太对当地出售的名牌产品如数家珍,“上两周的温哥华国际时装节我也去了,我希望也能主流一把。”
像孔太太这样的人倒还不少,她们经常在一起交流“血拼”心得,有时更结伴坐游轮到加勒比海晒太阳;到拉斯维加斯看演出。
笔者也认识一位北京官员的太太,她说,虽然自己完全是按照正常程序申请来加,但由于丈夫工作关系,不便暴露身份,“我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也不是什么‘裸官’,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以及影响先生的仕途,在这里我们基本上不与外界交往。”提起在这里的生活方式,这位官太太显得有些无奈。
“留守夫人”情归何处?
虽然现在通讯发达,视频通话十分普及,但还是无法弥补“留守夫人”们心灵上的空虚和无奈。豪宅、名车,以及富庶的生活沙洲的形成,也不能摆脱她们内心的困惑和不安。

在谈到与先生的关系时,杨太太十分坦白地说,来到温哥华也只能听天由命了,“目前,小孩是维系我们家庭关系的唯一纽带紫陀螺。”杨太太说,现在她是衣食无忧,但她怀疑丈夫只是看在小孩份上,才每月给她大笔家用。
来自上海的黄太太说,丈夫由于枫叶卡失效了,近年来都没有回温哥华了。而且她与丈夫已有默契,“用时尚一些的话来说,是各自各精彩。”言语间,黄太太透露自己其实知道丈夫在国内有“二奶”,但她不想捅破,自己在温哥华“寻乐”就是了王欣逸。

当然,并不是所有“留守夫人”都无所事事吴公仪,她们当中不少人也希望在温哥华有所作为。撇开那些玩票性质的贵妇人不说,其中也有不少事业有成的“职业女性”。
一位来自上海的李太太,丈夫回国寻找自己专业的梦想,在一个著名的剧团担任艺术总监,李太太则自己在温哥华创业,从事教育。她创办的职业培训学院十分成功,为众多大陆新移民成功找到第一份工作提供了必要的培训。
李太太还经常与同为“留守夫人”的姐妹交换心得,鼓励他们以积极的态度对待生活,融入当地社会。不过,令人感慨的是,一直被视为“模范夫妻”的李氏夫妇,由于长期两地分居,最近他们婚姻也传亮起“红灯”。真是让人唏嘘。




作者:admin 2019年08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