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镜传奇插曲天逆穹苍未删节免费阅读全文+谭云-嘟读书娇女书屋

天逆穹苍未删节免费阅读全文+谭云-嘟读书娇女书屋
面对王天佑的哀求,谭云置若罔闻,把沾满血迹的左手从王浮尘胸膛抽出后,王浮尘软绵绵的倒在了血泊中!
谭云冷视着地上的尸体,想到方才自己险些被碎尸万段,他一字一顿道:“你不是喜欢碎尸吗?那我成全你!”
谭云右手握住洞穿自己胸膛的阔剑剑柄,一寸寸将阔剑抽出了胸膛赵已晨!自始至终,他眉头都未皱一下,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局外人朝小诚!
“不!”王天佑悲恸的目光中,谭云右手持剑,舞出一蓬剑芒,将王浮尘碎尸!
“王少主死了……”
“王少主竟然死了!”
“……”
数百万城民,看着造化台上王浮尘惨不忍睹的尸体,忍不住的尖叫着!
若非亲眼所见,他们实难相信,堂堂陨星城的天之骄子,会被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年杀害!
“浮尘……我的儿啊!”王天佑踉踉跄跄的来到碎尸旁,歇斯底里的嘶哭着。
他恨不得立即宰了谭云,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一旦杀了谭云,必会触怒使者!
王天佑颤巍巍的跪在台上,浑浊的眼泪断了线的滴落,暗自发誓道:“尘儿,你安心的去吧,你放心,爹会立即派人前往皇甫圣宗,把你的死讯告诉你堂哥,让你堂哥给你报仇!”
“哐啷贾兆冀!”
谭云将阔剑丢下后,颤巍巍的驻足于台,强忍着不让自己倒下! 
他模样极为惨烈,浑身皮开肉绽、鲜血淋漓,额头上裸露出了森森颅骨,尤其是他一根肋骨被刺断,胸膛被阔剑洞穿!
疼痛麻痹着他全身神经,被鲜血染红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痛苦之色,唯有劫后重生的喜色!
穆梦呓注视着谭云,自席位上缓缓起身金玉梅,美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低声自语道:“他面对王浮尘,先是诱敌示弱,再给王浮尘致命一击!”
“是我看走眼了,他不但不鲁莽无知,且还是坚毅果断之人。”
这一刻,穆梦呓明白谭云能够徒手击杀王浮尘,是他拥有着,强悍无比的越级挑战实力!
正如她所想。谭云自负,若自己实力全盛情况下,面对王浮尘,凭借着鸿蒙神步、鸿蒙冰焰,十招之内就能灭了他!
穆梦呓目光赞许的望着谭云,轻声道:“你叫什么?”
“回禀使者前辈,晚辈谭云。”谭云声音虚弱道。
穆梦呓螓首微点,而后,贝齿轻启,动听之音传入数百万人耳中,“本使者宣布,此度选拔第一人谭云,即刻起,是我皇甫圣宗弟子了。”
话音甫落,穆梦呓目光定格在悲痛欲绝的王天佑身上,灵镜传奇插曲意味深长的道:“王城主,依照选拔规则,凡是参加选拔的家族子弟,生死各安天命,不允许私下报仇,更加不能找谭云的家人麻烦,违令者,杀无赦,你可明白?”
“回禀使者大人,晚辈明白。”王天佑低头间,浑浊的眼神中略过一抹恶毒之色。
穆梦呓步步生莲的来到谭云面前,“你伤势很重,你家乡在何处,我送你回去修养数日,我们再前往圣宗。”
“多谢使者好意,晚辈没事。”谭云声音虚弱至极,“待晚辈把拜入圣宗的消息,托人告诉家人后姜昕言老公,我们就启程吧。”
“你无须找人捎信。凡是拜入我圣宗的弟子,圣宗会专门派人到弟子家中报喜的。”穆梦呓话罢,未在说些什么,她玉臂微抬,招手间,天空传来一声鹤鸣,数息过后,灵鹤从天而降,飞落在造化台上。
“灵虎。”穆梦呓轻唤一声后,高达百丈的冰炎灵虎,化为一道紫色光束位面官商,摄入了她悬挂在腰间的灵兽袋内。
随后叶婧衣,谭云忍痛跃上了鹤背。
穆梦呓驾驭灵鹤冲天而起,呼吸间,消失在造化台上空,在茫茫云海中朝东方天际飞去……
“城主大人,您节哀啊!”
数百万城民,有的真情流露;有的口是心非的出声安慰着王天佑。
“老管家!”
王天佑大喝过后,一名六旬老者在人群中,身影几个闪烁,跃上了造化台,躬身道:“老奴在。”
王天佑咬牙切齿,低声命令道:“你立即前往皇甫圣宗,把尘儿的死讯,告诉佟儿!”
“老奴遵命。”老管家领命后,做了一个割头的手势,“老奴是否找谭云的家人?”
“凡是成为皇甫圣宗弟子,弟子的家族是要得到圣宗庇护的,他的家人动不得。”王天佑声音低沉道:“只有先杀了谭云,再找时机灭他全家!”
……
穆梦呓驾驭的灵鹤,乃是一阶成年期,以飞行见长的灵兽,可日行三万里。比谭云一阶生长期的血翼灵狮,速度足足快了三倍!
灵鹤如同一道白色闪电,划过湛蓝的苍穹,速度虽快,但却极为平稳,谭云盘膝而坐在鹤背上,丝毫感受不到颠簸。
浑身是血的谭云,神色痛苦,紧闭双目,默默地凭借比常人快十倍的速度恢复着伤势。梁天云
穆梦呓盘膝而坐在谭云对面,轻合眼帘,始终一副冰山美人,将人拒之千里之外的态势……
时光飞逝,半月后。灵鹤载着二人,飞过皇甫圣朝的数百座城池后,进入了浩瀚无垠、不知深达多少亿里的天罚山脉。
谭云依旧盘膝而坐在鹤背上,在强悍而变态的恢复能力下,伤势已经完好如初。
除了脸色苍白如纸外,俨然看不出有受过伤的痕迹!
穆梦呓直勾勾的看着闭目凝神的谭云,想到半月内,谭云身上的变化,眼神中透漏着难以掩饰的惊艳之色,内心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在不服用任何丹药的情况下,额头上失去的血肉、遍体鳞伤的身体,竟然在短短三日内恢复如初!”
“通常灵胎境七重修士,若想自行恢复被剑刺断的一根肋骨米歇儿·马什,至少也要三个月之久,而他仅仅用了十日!”
“他被剑穿胸而过,居然十二日便恢复……”穆梦呓心神剧震,“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穆梦呓思忖时,闭目凝神的谭云,鼻翼皱了皱,灵敏的察觉到,天地灵气突然浓郁了许多。
他徐徐睁开眼帘,俯视着下方峰峦叠嶂、灵气氤氲的山脉,不禁心旷神怡,忍不住赞美道:“这就是天罚山脉吗?好美的景色!”
谭云感叹过后,起身驻足鹤背,眺望而去,只见云雾缭绕中,一座座遮天蔽日的青葱山峰科室会照片,连绵起伏,没有尽头!
穆梦呓看着谭云的背影,朱唇微张,很想询问谭云是如何做到半月内,恢复伤势的。
但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口。她深知,身为修士,最大的忌讳,就是打听他人秘密。
“距离圣宗还有一个月行程,这是我们圣宗的弟子手册,这段时间你先看看吧。”穆梦呓神色漠然的来到谭云身旁,将一枚玉简,递给了谭云。
“多谢使者前辈。”谭云恭敬的接过玉简。
“你已拜入圣宗,成为外门弟子,今后叫我师姐便是。”穆梦呓淡淡话罢,便到鹤背另一边,盘膝而坐,合上了美眸。
看着对方高冷的模样,谭云撇了撇嘴,旋即,操控灵识沁入玉简,开始查看弟子手册。
弟子手册由三大内容构成。
其一:天罚山脉以及皇甫圣宗的漫长史记。
其二:宗规。
其三:宗门任务。
谭云从日落,一直看到了满天星斗,通过弟子手册得知,天罚山脉浩瀚无垠、越是深处,愈发凶险莫测,自古至今,还没人解开天罚山脉的神秘面纱。
曾有诸多如威如狱的大能,进入天罚山脉,想探索山脉究竟有多深,但十之有九皆被实力强大的妖兽击杀。
根据记载,皇甫圣宗祖师爷,在未坐化前,整整耗时九十六载,也没能到达山脉的尽头,最终负伤返回圣宗,没多久便死亡。他在离开山脉深处时,并立一石碑,告诫世人,万不可再深入。
皇甫圣宗则建立于天罚山脉中部地域,圣宗分为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仙门弟子、圣门弟子。如今外门弟子人数多达百万。
五万年前,皇甫圣宗在祖师爷的带领下,成为天罚山脉三大古老宗门之首,在天罚大陆九大古老宗门中位列三甲。
无奈祖师爷坐化后唐翔千,皇甫圣宗在岁月长河中,逐渐没落,时至今日,已沦为天罚山脉三大古老宗门之末……
谭云将弟子手册中的内容牢记后,望着浩瀚而朦胧的夜空,想到曾经背叛自己的诸神、群仙,以及杀死自己的两大至尊,眼神中透露着滔天杀意!
他想到自己第一世娄善喜,被人残杀的妻子,心痛万分!
“咯吱咯吱!”
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骨骼的声响,传入盘膝而坐的穆梦呓耳中。
穆梦呓秀眉一挑,徐徐睁开了眼帘。月光下她看着谭云的侧面,依稀可见,谭云眼神之中,蕴含了愤怒、悲痛、思念与惆怅!
一滴眼泪在月光下,显得尤为晶莹,泪水滑过谭云狰狞的脸颊,消散在风中。
他死死地凝视着苍天,心中犹如潜伏着一头魔兽,在嘶吼着,“这一世我定要护我亲人周全!”
“这一世,我绝不沉沦,所有的仇恨,我会让你们千倍万倍的偿还!”
“他看起来好伤心……”穆梦呓心声迷惑,脑海中回忆起谭云参加选拔考核的一幕幕。她很难相信许熙浩,一个遍体鳞伤、即便在拔出洞穿自己胸膛阔剑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少年,会默默落泪……
日月交汇,斗转星移。
在接下来的二十八日中,穆梦呓依旧冷若冰霜,谭云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二人虽同处鹤背,却连片言只语都没有。
不过穆梦呓却发现,从那晚谭云落泪后,谭云再也没有透露出任何伤感、忧郁。整个人散发着自信之色。
随着灵鹤越是深入山脉,天地灵气愈发浓郁许韵珊,一座座千姿百态的巍峨山峰,在云雾浮沉中,越发的美轮美奂。谭云犹如身处仙境一般,甚是惬意。
面对如此令人陶醉的美景,穆梦呓眺望着皇甫圣宗方向,贝齿轻咬着下唇,却显得心不在焉。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美眸中时常流露着些许慌乱之色……
黄昏,残阳如血。
“哈哈哈哈!穆师妹,你让师兄我等的好苦啊! ”突然,一道朗笑声从云雾之中传来。
谭云循声望去,只见云雾翻滚中,一艘长达三十丈、外形似船的灵舟穿过云海,转眼间,悬浮于灵鹤前方。
灵舟之上,一名风度翩翩的白袍少年驻足而立,浑身散发着灵胎境大圆满的强横气息。
白袍少年打量着穆梦呓,眼神中尽是淫秽之色,仿佛愈将红裙下的玲珑玉体看穿朋薇吧。
至于灵胎境七重的谭云,白袍少年直接无视。
“慕容坤,你来做什么?”穆梦呓嗔怒间,眼神中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惊慌之色。
“嘿嘿嘿嘿吉尔达斯。”慕容坤潇洒的掠下灵舟,稳稳的飞落在鹤背上,色眯眯的盯着穆梦呓,“你说呢,我的小呓呓?”
“慕容坤,请你自重!”穆梦呓冷声呵斥道:“你再纠缠我,我就请外门大长老,给我主持公道!”
“啧啧啧,我好怕怕哦!”慕容坤耸了耸肩,嗤笑道:“好呀,你去找大长老啊!借他十个胆子,他敢管我的事?”
慕容坤口吻一变,眯着眼睛,盯着穆梦呓,冷哼道:“外门女弟子,哪个不愿意成为我道侣?你别给脸不要脸,真把我惹急了,我有很多种方法,破掉你的处子之身!”
“你无耻下流!”穆梦呓气得娇躯频频发颤,探出一根纤纤玉指,怒指慕容坤,“你给我滚!否则,我即便面对你背后势力的报复,现在也杀了你!”
“呵呵,有个性我喜欢。”慕容坤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我就喜欢驯服末日尸皇,你这样的女人,那才有成就感!”
“小呓呓,等着吧,你是逃不了我的手掌心的,啊哈哈哈哈黄子忠!”慕容坤浪笑着,从鹤背跃起,作势掠上灵舟离去。
就当穆梦呓羞怒交加,暗松口气时,慕容坤凌空一旋,袍袖一挥,顿时,一团红色粉雾笼罩向穆梦呓!
“师姐快屏息!”谭云大声提醒时,穆梦呓已经软绵绵的倒在了鹤背上。
“咻!”
一抹寒芒自虚空朝谭云颈部斜斩而下,速度快到了极致。却是慕容坤持剑朝谭云杀来,出手歹毒,俨然想一招将谭云击杀!
“鸿蒙神步!”
谭云如临大敌,化为重重残影急忙后撤,躲过了被斩首的厄运,但颈部却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此人实力远在我之上!”谭云心中一凛,自知绝非其对手!
完整版在微信公众号搜索:【娇女书屋】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小说号:“270”
即可阅读完整版小说

作者:admin 2019年0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