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人生国语版先有“爱”还是先有“性”,终于有了答案...-这样穿才叫漂亮

先有“爱”还是先有“性”,终于有了答案...-这样穿才叫漂亮


1001穿越,黑夜猎物“嘭!”梦中一声巨响,寒紫晴猛地惊醒,眼前并不是她总是彻夜明亮的房间,而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她下意识往右侧开关摸去,不过才抬手呢,便是晕眩阵阵,一大段一大段陌生的记忆争先恐后涌入她的脑海!寒紫晴,年十五,大周相府庶女,胆小怯弱,不得宠威威阔少爷!难道她做个噩梦都能穿越?穿越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那陌生的记忆告诉她,她现在身处大周帝都最奢华的一家酒楼“国色天香”里经历了什么。吃了一种叫魅香的药,而且被人欺负了?不!无害形容此时的震惊,寒紫晴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十分虚弱,动弹不得。虽然原主的经历,让她无法接受,但是,身为雇佣兵的她汕大树洞,却很快就保持冷静林欣汝,在如此黑暗而陌生的环境里,最危险的不是未知,而是来自于自己的不冷静!然而,当寒紫晴冷静下来,却嗅到了异样的香味,单单的似乎是什么中药材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间,又似乎有什么人来过!是那个人的吗?欺负她的人?到底是谁?嗅着陌生的清香,寒紫晴一边察觉黑暗里的动静,一边回忆来到“国色天香”的经历!是她的亲姐姐,也就是寒相府的嫡女,寒汐儿把她骗到这里来的!大周曜王来相府选妃在即,寒汐儿居然就因为害怕她的美貌被曜王爷相中,而出此阴招,这该说她对自己没有自信呢,还是该说她把大周被封为“战神”的曜王爷,看得太肤浅了呢?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都于她无关,只是,如今,她继承了原主的一切,那么原主承受的侮辱,就是她的耻辱!好个寒汐儿,好个姐姐!等着瞧,等她恢复体力,一定好好算这笔帐!要知道,她可不再是那个曾经那个胆小怕事的“寒紫晴”了!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雇佣兵!寒紫晴一边整理着思绪,一边关注自己的体力,总觉得身体的疲惫有点怪异,天晓得寒汐儿让你吃了什么药!不管怎么样,寒紫晴的体力很好,长期的佣兵训练,让她的身体比常人更加有耐性,她原本以为很快就能恢复了的,可谁知,不仅仅没有恢复,竟还越来越疲惫,意识越来越模糊!怎么会这样!在有悖于那种药的常理呀!渐渐的,即便寒紫晴很努力要保持清醒,可是,她却还是慢慢陷入昏迷了!在这样一个地方昏迷,老天爷跟她开玩笑吗?周遭一片黑暗,然而,就在这一间全封闭的密室之外,有一个外厅,那个欺负她的男人,并没有走!他,是谁?外厅虽然不似里头那么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却也十分昏暗,只见,一个男子身着宽松的衣裳,背对着灯火,站在窗前。……
2002 就知道这样昏暗之中,他背对灯火而立,哪怕是在宽松的衣服掩盖下,颀长的身躯,精炼之体依旧展现出迷人的力量之美!。咿呀一声门开了,一个侍卫低着头,手捧油灯而来。昏暗中,依旧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在疗养院直播间,只见他的面部轮廓刚毅,线条如雕,一双深邃的眼睛沉敛着,却不知道沉敛了什么。“王,里面那个女人要不要处理掉?”侍卫踮脚为他披上大袍,恭敬问道。“毒全转移到她身上,你觉得她活得过三日吗?”他反问,声音比这秋夜还凉。侍卫不敢多问,国色天香是寒相爷的地盘,这个女人正是相府的二小姐寒紫晴,被寒大小姐算计了送到这里。王不过是借这二小姐一用,将体内无法逼出的剧毒转移出来,若现在就杀了,反而会令人怀疑,还不如交给寒大小姐去处理。王体内的魅香是皇帝宠妃怡妃娘娘下的,一旦动用内功逼毒药性便会化成媚药,此毒无药可解,唯有利用男女之事将毒转移,王一贯不近女色,今夜被怡妃娘娘逼得如此,都没来得及回府,直接到国色天香,却撞见了寒大小姐这等好事。“那个男人可封了口?”他冷冷问道,寒大小姐不仅仅把妹妹送到这里,连男人都给安排好了,只可惜被他劫住了。当然,如果不是寒汐儿干了这等好事修水教育网,或许,他今天晚上会很麻烦!“王放心,那人必定守口如瓶!寒大小姐的诡计照常,您今夜到国色天香来,谁都不知道。”侍卫恭敬回答。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转身,而就在这瞬间,拂手灭了灯火,至始至终,看都没有多看昏厥在席上的女子一眼。……很快,天便亮堂了。“这是谁呀,不会是国色天香里丢出来的吧?真美呀!”“哎呀,果真是国色天香,瞧瞧这身段儿,啧啧啧,也不知道一晚上要多少银子呢……嘿嘿……”“乖乖,一早的就有美色欣赏,今天撞上运气了!”……猥琐的笑声,此起彼伏宛瑜生病,紫晴迷迷糊糊地缓缓睁开眼睛,只见一大群男人围观着,她立马清醒弹坐而起腾青山,发现自己竟躺在国色天香酒楼大门口,只裹着一层白纱勉强遮羞!昨夜的一切立马涌入脑海,明明猜到寒汐儿一定还等着的,她却不敌药性睡过去了!可恶!她冷眸扫了周遭一眼,正要坐起,一个妇人带着一帮侍卫冷不防推开周遭的男人,箭步上前,一巴掌直接立马甩过来!“寒紫晴,你够不要脸的,你娘临死前千交代万嘱咐,让我好好照顾你,你居然干出这等偷人的事情来,你对得起我,对得起你爹,对得起你娘吗?”“寒紫晴,你虽是庶女,可终究是相府的人,你居然胆敢偷人!你偷人就算了,光天化日大庭广众餐之下,你居然敢这样……你……你……相府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这妇人并非别人,正是寒汐儿的母亲,寒夫人!
3003 巴掌,誓要奉还听了寒夫人指责,周遭众人立马议论开了,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的女子会是相府的庶女寒紫晴!怪不得如此美貌,想当年寒紫晴的母亲虽是二房,却是帝都第一美女呀!一听紫晴身份,围观的众人立马换了嘴脸!“怎么会是二小姐,这……将来还怎么嫁呀!”“堂堂相府二小姐,实在失大体,败坏风俗!别说嫁,我看她就是活都别活了皇瓜 明月珰!”“贱人灿烂人生国语版尼心似水,太不知廉耻了,必须浸猪笼!”“浸猪笼太便宜她了吧吕元芳,必须施以锁阴极刑,以儆效尤!”……“寒紫晴,我相府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今天我就毁了你这张脸,免得你再丢相府的脸!”寒夫人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嘴脸,猛地抽出匕首,“来人,给我押住她!”“你们还不够资格!”谁知,一直沉默的紫晴突然厉声,厉声之冷冽惊侍卫竟全不敢上前了。她捂着脸,缓缓抬起了头,铁血犀眸冷冷将围观众人一一扫视,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被这冷冽眸光震得不自觉后退!寒夫人亦是惊了,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立马怒声训斥,“寒紫晴,难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吗七宝空间?”曜王爷相府选妃在即,寒紫晴虽是庶女,却有倾城倾国之貌,怡妃娘娘前阵子还提及呢,她的存在对汐儿无疑来说也是一种威胁,不管威胁大小,她必须替女儿完全铲除。她要寒紫晴清白尽毁,臭名昭著,永不翻身!“我不喜欢跟你说话!”紫晴冷声,身影一闪竟直逼寒夫人而来,一手掐住她的脖子,护着身上白纱之手火光电石之间猛地扯下她的外袍裹身。“寒紫晴,你敢……”风夫人惊呼,话音未落,紫晴早抢了她的匕首,掐在她脖子上的力道大紧,就这样推她往相府方向走。“你放开……你放肆……寒紫晴,你……”寒夫人被掐得无法挣扎,更喊不出话来,粉脸涨得通红。侍卫紧随而来,长剑直逼,可是五六名侍卫五六把剑居然敌不过紫晴一手一把匕首!“二小姐,你还不住手!”“二小姐,不得对夫人无礼,速速停手,否则我们不客气了!”“二小姐,不得放肆,有什么事情好好说!”……面对侍卫的威胁,劝说,紫晴统统不予理睬,一边抵抗林树哲,一边挟持寒夫人穿过帝都最热闹的大街,大步直奔相府!围观、尾随的人越来越多,半个帝都沸腾了起来,紫晴统统不管。她历来我行我素惯,快意恩仇惯了,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身份都一样,古代重贞节并不代表她要息事宁人,她也没打算在这里能嫁出去,寒汐儿这般陷害是要闹得满城风雨是吧,那她奉陪到底,寒夫人那一巴掌伤心小号曲,加上寒汐儿的账,她要她母女百倍还给回来!……
4004问罪,满城风雨(1)堂堂相府一品夫人却只着一件底衣,被庶出的女儿掐着脖子直逼到家门口,这等荒唐事一出,立马满城风雨。此时寒相府大门口可谓是人满为患,喧如闹市,议论纷纷。紫晴单手掐住寒夫人脖子抵着相府朱漆正大门,站得笔直。娇小的身子就只裹着一件外袍,在庄重高大的正门之下,非但不渺小,反而有股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场,那一双冷眸震慑得周遭侍卫寸步不敢上前。她冷声,“我数到三,再不把寒汐儿叫出来,休怪我不客气!”不客气?在场众人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丫头如今的做法难道还不算不客气吗?再不客气下去,她想怎样呀?寒夫人被她掐得闷胸气憋,不能言语,惊恐的双眸不断朝侍卫看去,分明是求救呀蔡念慈!就一门之隔,门后石雕屏风后头,寒汐儿在大厅中焦急踱步,入鬓长眉紧紧聚拢。“小姐,二小姐说你再不出去,就要对夫人不客气了!”侍卫急来跪禀。“废物!”寒汐儿一脚踹开,怒斥,“连一个小丫头都拿不下,本小姐养你们何用?”侍卫连忙解释,“小姐,她挟持了夫人,属下恐伤了夫人!小姐若不出去,二小姐真会伤夫人的!”寒汐儿无暇多想为什么寒紫晴会突然性情大变,身手老辣,这件事已闹得满城风雨,她若出面,势必会被那个臭丫头拉下浑水,她可是曜王妃最热门的候选人,但凡会影响她声誉之事,她绝对远离。可如今她若不出面,寒紫晴指不定就真对娘亲不利了,这可是当全城百姓的面丟相府的脸呀!何况寒紫晴还大叫她的名字,一样会影响到她的形象!这个贱丫头,早知道直接在国色天香里了结了干脆!“父亲还在宫里吗?”寒汐儿冷声。“还没下朝呢!属下已经差人到宫门口等着了。”侍卫焦急禀告。寒汐儿不再迟疑,“出去,尽量拖时间等父亲回来!”“小姐,拖不住,你都没瞧见,二小姐变个人似得!再等下去杨一方,夫人铁定会……”侍卫话未说完,门外便传来寒夫人的惊声,“啊……不要……我不要!”“小姐!”侍卫大惊。“曜王妃重要还是她一个半老徐娘重要?滚出去!本小姐不在府上!”寒汐儿冷声,竟大步从边门离开。而此时,大门口,任由寒夫人泪流满面、声嘶力竭,紫晴冷眸沉敛,认真专注,一手将寒夫人双手缚在背后死死抵在门上,一手一刀一刀有条不紊地从背后割碎寒夫人的底衣,不一会儿便将寒夫人的上衣割成条纹镂空衣,里头红肚兜全然可见。“居然是大红的!”喧哗声中,不知何人突然惊呼,立马引来暧昧窃笑一片乞丐煲饭。“放开我,寒紫晴,你再不放手,相爷一定会宰了你的!”“寒紫晴,仝正国你大逆不道,不得好死!”“寒紫晴,老娘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寒夫人想护住身体,双手却动弹不得,趁紫晴匕首远离之际,身体猛地挣扎,谁知这一挣扎,濒临破碎的上衣便一下子全碎了,顿时春色一片!“啊……不要……不许看!”寒夫人骤然惊声,可是,就连她寒家的侍卫都忍不住看来,何况是别人?紫晴唇畔扬起冷笑,置若罔闻,刀刃缓缓挑起她的肚兜细带!寒夫人顿时一个激灵,惊叫声戛然而止。可是,紫晴的刀刃并没有停止,寸寸绷紧细带上,随时都可能将之挑断。一时间,全场寂静,甚至所有侍卫都屏住了呼吸,朝刀刃上那一抹红看来。要知道这带子一断,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呀!浑身僵硬的寒夫人终于忍不住爆发而出,“汐儿绯流琥,你出来吧,娘知道你在府里,你赶紧出来呀!汐儿,你出来救救娘呀!汐儿,你不能弃娘于不顾呀!”这哭声一出,立马哗然一片,这件事难道真的跟寒大小姐有关系?就这时候,急促的马蹄声远远传来,众人连忙让开,只见是寒相爷亲自骑马赶来……

作者:admin 2017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