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舞最新称号又一个耳熟能详的品牌急速陨落!创始人子女放弃继承权为哪般?-产业投资论坛

又一个耳熟能详的品牌急速陨落!创始人子女放弃继承权为哪般?-产业投资论坛
3月初,总规模8亿元的债券——“14富贵鸟”(债券编码:122356),在18个月后,复牌两天从100元停牌价直接跌到了15元。昨天暴跌83.14%,今天继续补跌14.29%,两日跌去85.5%。

直面行业真相,洞见鞋业未来
一位泉企人士表示:“富贵鸟集团的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都很糟糕,最为关键的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公司没有把握住方向,品牌升级和渠道升级没跟上,又陷入P2P平台,想要再次崛起,非常难。”
01债券危机

一代零售百货品牌凋零,“富贵鸟”将步百丽后尘,在巨额债务面前,富贵鸟联合创始人去世,子女竟然放弃亿万继承权。三十四载春秋,不得不划上一个不太完美的句号。
雪上加霜的是烈冰鲜鲷山,受托管理机构——国泰君安发布警示,指出公司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花火小狮。4月23日,债券回售日,很可能没有资金偿付。
国泰君安的公告显示,富贵鸟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以及资金拆借事项”,包括以存款质押的方式对外提供担保总计 19.59 亿元;富贵鸟非经营往来占款及资金拆借共计14.14亿元等等。

其实,这在当下偏紧的融资环境下,在监管高压、各方面业务不断规范的背景下,大量融资的民营企业的典型结果。对于债券行业来说,冲击才刚刚开始,英巴图民企债即将来到了危险时候。
因为在2017年的违约案例中,大多是过去发生过违约的公司再次面临债券到期无力兑付,新增的几家违约发行人中,已经找不到一家地方国企或者央企,基本都是民企或本质上是民企。

从100跌到15元,两天跌去86%!
一位泉企人士表示:“富贵鸟集团的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都很糟糕,最为关键的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公司没有把握住方向,品牌升级和渠道升级没跟上,又陷入P2P平台,想要再次崛起,非常难炫舞最新称号。”富贵鸟集团是富贵鸟的控股大股东。
被问到富贵鸟的未来小泽又沐风,一位行业分析师比较惋惜的感叹,“有些品牌,可能就是慢慢消失的过程……”
相关资料显示,富贵鸟公司截至2017年中期,负债合计近30亿元人民币;截至2017年12月31日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若发行人回售日前无法对相关资产收回并变现,则回售资金兑付将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早在今年的1月,评级公司东方金诚就将富贵鸟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BB,评级展望为负面,并将“14富贵鸟”信用等级下调至BB。
02风光无限到“陨落”

毕竟,这个品牌曾风光无限。
富贵鸟是典型的家族企业长孙无垢,在中国最大的服装产业基地石狮创立,1995年开始生产男装、皮鞋,1997年将生产线扩张至女鞋。业务涉及鞋业、服装、皮件等行业,并以贴牌加工或设计代工为COVANI、CONNI等诸多国外鞋类品牌提供供给。
2012年前后,富贵鸟进入最为辉煌的阶段,先是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 随后在2013年底赶上浩浩荡荡赴港IPO的末班车,成为证监会当年取消“456”(4亿净资产、5000万美元融资额、6000万元人民币净利润)境外上市门槛后,首家“南飞”的国内知名民企品牌杨钧钧年轻照。
然而,自2013年末登陆港交所以后,富贵鸟交出的成绩单一直难如人意。
上市后次年(2014年),富贵鸟业绩就出现滑坡。
财报显示章硕,2014年--2016年富贵鸟的净利分别为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净利转亏至1088万元,同比下降107.7%。
近年来,富贵鸟的负债率也在逐年提升。2014年-2016年傅满洲之血,富贵鸟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9.56%、45.18%、56.78%。上述期间,富贵鸟的财务成本分别为2390.10万元、6301.80万元、7359.26万元,三年增长207.9%。
上述行业分析师表示:“富贵鸟上市后的业绩虽然呈现下滑趋势,但那几年整个行业均步入寒冬,它的表现差强人意。”2012年开始,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整体进入低谷。尤其是高库存问题,使部分企业资金链断裂。
公募基金对纺织服装板块的持仓比例可以较好地反映二级市场机构投资者对行业的预期,从过去十年的持仓占比来看,2013年-2014年是纺织服装行业公募持仓的低谷期,对应二级市场的整体熊市与行业基本面的低迷阶段。
03业绩下挫何佩嵘,未来堪忧
与众多鞋服品牌一样,在经历了早年高速发展阶段之后,从2015年开始,富贵鸟的业绩就开启了下跌之路。2015年,富贵鸟的归属净利润为3.92亿元,同比减少13.09%;2016年归属净利润同比减少达59.16%。
与此同时,富贵鸟的近年来的负债率也在逐年提升。2014年-2016年,富贵鸟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9.56%、45.18%、56.78%郑泰顺。上述期间,富贵鸟的财务成本分别为2390.10万元、6301.80万元、7359.26万元,三年增长了207.9%。、

由于业绩持续走下坡陈远辉,富贵鸟自2016年9月1日起停牌,曾拟申请于2017年10月12日复牌,却并未成功,停牌至今。不仅如此,2017年11月27日,东方金诚发布跟踪评级结果心悦宝石,将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维持评级展望为负面,并将该公司2014年公司债券信用等级下调至A。事实上,这已经是今年东方金诚第二次连续下调富贵鸟公司主体及债务评级了。
东方金诚指出,受线上电商冲击和行业竞争加剧的影响,2016年,富贵鸟零售门店数量大幅下降,主要产品销量、均价等均较上年继续下滑;跟踪期内,公司有息债务规模增长较快,偿债压力加大;此外,公司2014年和2015年有未入账的担保事宜,并收到证监部门的警示函。
“鞋服行业属于周期性行业,在经历了早年高速发展阶段后,遗留下不少问题,因此不少企业从2014年、2015年开始煞妃狠彪悍,业绩纷纷出现下滑。”服装行业独立分析师马岗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袁文会,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整个行业的产品同质化非常严重,另外则是不少企业早期定位、品牌形象都偏中高端,市场处于饱和状态,势必导致关店、利润倒退。

民间传言,正是因为富贵鸟创始人醉心挖矿,不务正业,才导致了富贵鸟如今的困局
04创始人去世子女放弃遗产继承
近日,福建泉州市中院民四庭成功调解农业银行石狮支行与富贵鸟集团等人金融借款合同系列案,诉讼标的额高达近3亿元。因富贵鸟创始人之一的林国强是公司借款担保人,他去世后,银行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为了避免高额债务,林国强的子女无奈之下接受法院建议侯德昌,到庭声明放弃遗产继承权。
作为一名掌管着市值超过40亿元的上市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林国强却陷入让自己与家人“富而不安”,乃至家族财富无法传承的尴尬境地魏伶优,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延伸阅读
家族财富传承之痛:
个人资产“装进”公司资产
从这个案件中,我们可以倒推出一个事实:作为富贵鸟的联合创始人、前执行董事,林国强生前并未将个人资产与公司资产进行有效隔离,才会发生辛苦几十年积累的财富无法传承给家族成员的憾事。
这也反映出中国不少民营企业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包括股东和创始人在内的实际控制人在全身心投入到企业的经营管理中时,往往忽略了在家族财富与企业经营之间设立“防火墙”的必要性,一旦经营失败或发生重大债务纠纷等问题,债务牵连之下极易殃及家族,甚至让自己和家族成员失去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混淆个人资产与公司资产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
1、把公司当家庭提款机
有的企业主认为,既然自己是企业创始人,那么公司的钱自然也是自己的钱,在企业正常成本支出之外,把全家人的日常开销乃至不动产的购买也从公司的账上“提取”。
从法理上说,这种利用职务之便占有公司财务的行为属于侵占公司财产,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立案标准,侵占数额在5000元至1万元的,应当予以追诉;超过2万元的构成职务侵占罪;超过10万元属于“数额巨大”,一般为2-3年有期徒刑。
2、用关联人帐户“替”企业收款
为逃避缴税,有的企业主会将企业往来经营款打入妻子、子女等家族成员账户,“替”企业收款。这不仅将使企业主面临逃税罪的刑事责任以及数倍于欠缴税款的罚金,如果关联人系企业主子女且已婚,这笔钱会因“见不得光”而披上夫妻共同财产的外衣,一旦夫妻闹离婚,这笔被隐匿的钱就面临被分走一半的可能,可谓“赔了孩子又折钱”。
3、企业缺钱个人垫
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对创始人或大股东来说,企业就如同他们的孩子,一旦“孩子”出现“贫血”,“父母”往往会毫不犹豫的将家庭财产输血给企业,为企业增资输血。如果企业依旧回天乏术,创始人或大股东输送出去的家庭财产也就化为泡影,最后可能连自己和家人的正常生活也无法保障。
在创业和守业的道路上雨夜诀别,不少人都被锁死在押上全部身家无条件为企业输血这步,从而与成功失之交臂。
4、为融资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
正如本文第二部分所提到的,企业在寻求资金时,银行等借款机构出于风控角度会要求大股东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这一附加条件。如果借款人之前没有采取合法合规的隔离个人资产等防护手段,企业无法还款时,银行等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冻结负连带责任的股东的所有财产。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作者:admin 2017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