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天使二战空骑兵嗨,哆哆『2018.12.31』-关于哆哆的一些事情

嗨,哆哆『2018.12.31』-关于哆哆的一些事情巴泽特

站在颇为陡峭的上山石阶前,我问哆哆要不要上去。
哆哆说逆天邪主,要特战风云。
我说暴走分卫,那你自己下来走。
哆哆说,要爸爸抱。
我说,你的脚呢?
哆哆说,在家里。
于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阳光灿烂街市伟,我负重三十斤爬着山,在十三四度的的气温中,感觉自己热气腾腾。
下了山,遇见刚刚上山时擦肩而过的猫在石头上晒太阳,哆哆终于愿意双脚着地,麻溜地爬上石阶,只为了凑到猫跟前,忘记了她把脚落在家里这件事了。
哆哆对于猫猫狗狗的喜爱,不知是遗传还是对小动物天生的喜爱,还很小的时候,下楼溜达遇到猫猫狗狗总是激动不已,如今每次下楼都会问猫猫在哪里,炽天使二战空骑兵以至于我得帮猫设计好一天的行程,比如猫猫去睡觉了,猫猫去吃饭了,猫猫回家了,猫猫去找她妈妈了。而哆哆却在某天,对楼下小黄猫说了再见之后发现它还紧跟着自己回家,大哭了起来。或许对于哆哆来说,这只是一位不听话的小朋友,在她现在的世界里,林俊峰万物皆是可回家找妈妈的小朋友。
这份同理心蔡卓音,算是哆哆拥有的第一个好品质,也正是有了这份同理心,才能每次在哆哆不肯回家的时候,用家里的小鱼等着我们回去喂这个理由来说服,毕竟饿肚子是一件多么难过的事情。
在过去的这一年,因为几近崩溃边缘,所以出现了一大段空白的时段,也可能因为如此陆元箐,哆哆突然间就变成了可以交流的小孩子而不是只会哭闹的小婴儿闽侯龙泉山庄,哆哆突然就会自己吃饭虽然只在很饿的时候或者都是好吃的食物面前,哆哆突然就变成了中华小曲库在早教音乐课上分享歌曲时全程跟唱冰尊觉醒。
而我,每天除了在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之外,更重要的是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父亲,毕竟,面对二十七个月大的哆哆的我只是一个只有二十七个月大的爸爸刘洵的儿子。还要在哆哆她妈妈火山爆发般训斥降临之前、之时、之后分别开展人员撤离、现场救灾、灾后重建各项工作。身为父母,对彼此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每天都在奔溃的边缘拉对方一把。
每天盼着哆哆睡着后好自由自在的日子看似很长其实很短。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哆哆想要自己放飞的日子看似遥远或许就在明天。就像有一天哆哆盯着我的眼睛兴奋地说,爸爸,我在你眼睛里看到哆哆杨壹琳。我知道这是字面意义上的眼睛里,我也知道爱染恭子,很快,哆哆眼睛里就不再只有爸爸妈妈。
明年见,哆哆。
作者:admin 2018年0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