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青春电视剧嘿咻中途被打断是什么体验?-男生说

嘿咻中途被打断是什么体验?-男生说


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动手打人。
原因呢是因为坐在我前面那女孩,那女孩叫林晓,特野蛮,动不动就动手打人,下手贼狠,对付男生专门踢裆,我们班好几个男生都被她打过,都不敢惹她。
不过她长得很漂亮,一双眼睛大大的,而且身材发育很好,是我们第一个穿上小带子的女生。
当时思想真的很单纯,连最基本的男女构造都不懂,也不知道那带子是啥,就觉得很好玩,一拉就掉下来了,然后林晓就会恶狠狠回过头来要打我,我笑嘻嘻跑到男厕所后,她就只能气得在外面跺脚,骂我,说陈歌你个大流氓!
我也想不通干嘛这样骂我,后来才知道,那叫胸罩,随便扯别人胸罩属于流氓行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喜欢逗林晓,因为她生气起来的样子在我看来实在太可爱了,上课没事我就喜欢拉她带子,有一次,我正打算伸手去逗一下林晓呢,后面唰的一声就飞来了课本,砸到我头上。
我有点火了,回过头看去,是毛兵,他正瞪着我,满脸的不爽。
因为我爸的原故,所以从小就特自卑,人啊,一旦自卑过头就变成了暴脾气,骨子里害怕别人欺负,只能装成一副很坚强的样子,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竖起盔甲,毛兵当着全班同学怎么搞我,我自然要反抗,当时就站起来了。
毛兵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胖子,六年级就快110多斤,仗着自己身材好,没少欺负我们班的同学,但是我也不怕他,我个子发育的快,六年级的时候就差不多有1米五的个子。
我站起来,望着毛兵道:“你有病吧,没事砸我干什么!”
毛兵用很不屑的眼神对着我说:“以后你离林晓远点!”
“我离谁远点要你管啊!”说完我就盯着他看。
毛兵估计也没想到我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吧,他就冲过来,一脚朝我踹过来,我下意识的躲开了,伸手就是一拳,结果就打中了他鼻子。
说实话吧,那是我第一次打架,说不害怕是假的,这毛兵又长得五大三粗的,单挑起来我压力还是蛮大的。
毛兵被我打中鼻子,也火了,抡起拳头就往我身上揍,我寻思这不行,他那么胖,他打我一拳,等于我打他十拳呢,就想跑,毛兵就追。
好在我和班里的班霸杨威关系不错,他站起来喊道:“小哥贞儿皇后,你跑啥,搞他啊!”
杨威怎么一喊,班里两个个男生就站起来都朝我走起来了,我一看,是田鸡和小袁,他们两个平时都和我关系不错的,他们一过来,我就有点底气了,也不跑了,反倒是毛兵,他有点害怕。
我领着田鸡和小袁,朝着毛兵走去,当时觉得挺威风的,还好有杨威罩,只是上课铃当时响了,我们都是小学生,那敢挡着老师面前打架,我就跟毛兵说,有种放学去王爷亭。
王爷亭是我们学校旁边的一座大亭子,每年过节都会有很多人祭拜,平时就没啥人,我们学校的学生有矛盾都是去哪解决的,因为地方大,又没咋住人,打起架来没人管。
毛兵没回话,只是灰溜溜的坐回了座位上,那模样就像泄了气的气球,看着我很爽。
我回到座位后,林晓就回过头对我竖着大拇指说:“干的漂亮,这毛兵我也挺讨厌的,长得那么胖还来是对我发花痴,真恶心,陈歌你放学给我好好的教训他!”
得到林晓的称赞,我就更得意了,说行,你放心,保证把他揍的以后不敢再得瑟了。
林晓就在那笑,说,陈歌,我等你凯旋归来。
快放学的时候,我还怕毛兵跑了,就让小袁还有田鸡堵住门口,毛兵倒是没跑,只是坐在座位上,低着头,也不敢看我。
杨威走过去,霸气的问了声:“你是自己走,还是我们领你走啊?”
毛兵抬起头看了杨威一眼,苦着脸说:“我自己走吧,威哥。”
然后他就灰溜溜的走在我前面,我们四人跟着他,毛兵倒也老实,不敢跑,刚到王爷亭,杨威就冲上去一巴掌甩过去,我见杨威动手了,也上去一脚把他踹到了地上。
我有点激动和害怕,这还是我第一次打人,但我没想到,毛兵被我踹后就不站起来了,有点可怜的看着我。
我也不去管他,只是觉得踹完这一脚我就不怎么害怕了,相反还觉得特给劲,就又狠狠的踹了几脚,一边踹还一边骂,直到把毛兵踹到浑身都是脚印才停手。
那时就觉得打人这种事情太容易了,只要人多,一围上去对方都不敢还手,只能仍由我们宰割。
我踹完之后,杨威他们三人也轮流上去好好修理了毛兵一顿,把毛兵都打哭了,之后,我们就各回各家。
说起来,杨威之所以会罩我,那是因为他家就在我家附近,我两从小就一起长大。
当然,我也是提前知道了杨威在我们学校很出名,所以六年级的时候就老跟他一起上下学,也不图啥,就觉得挺有面子,杨威一开始还挺反感的,可能觉得我这人有点狐假虎威吧。
那时,我姐每天会给我五块钱做早餐费,我基本都会留两块,因为杨威那时候就抽上烟的,我就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散烟,两块钱可以买四根,我不抽烟,刚好给杨威两根,小袁和田鸡一人一根,久而久之,杨威也就默认了我跟他上下学。
从毛兵这件事后,我就更经常和杨威混在一起,和他们上下学,一起打架,有时还逃学,反正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刺激。
不是我吹,这群人打架属我最恨,每次都是我先动手的,上来就把对方打蒙,打蒙后杨威他们才上去打。
整个小学生涯,我就一直和杨威他们混在一起,在学校也算是一霸,基本没人敢惹我们,而且自从我修理完毛兵之后,林晓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以前我拉她带子的时候她会追着我打骂我,现在我拉她带子,她只会哀怨的跟我说一声讨厌,有时还会脸红。
我那时也傻,搞不懂林晓为啥这样,而且她现在不打我,我倒没有兴趣的去拉她带子。
就这样,很快小学就结束了,那时我还盘算着等上初中,跟杨威他们再接着混,混出个名堂了。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杨威在小学毕业后就搬家了。
他搬家之前还特意找了我,跟我说,初中和小学不同,到时候镇里的所有学生都会读在一起,里面难免有一些找我事的人,他不在的话,怕我被欺负邓荣光。
我笑了笑说,放心,我怎么猛,谁敢欺负我啊,说不定你一走我还能混个老大当当,我当时也挺狂的,觉得杨威离开了也没事,我还有小袁和田鸡这两个好兄弟,在初中绝对不会被欺负的。
杨威叹了一口气,强颜欢笑了几声,也没再说什么,不过我看得出,他很担心我。
那之后,杨威就离开镇里了,说实话,当时挺舍不得他的,再加上我们还小,没有手机之类的可以联系的东西,他这一走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够见面。
杨威搬走后不久,就有人打我家的座机,我刚接起电话,那人就冷笑道:“陈歌,你他妈的,以后没杨威罩,我看你初中怎么死!”
我刚想骂回去,那边的电话就挂了,我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六年级那会,和杨威他们没少惹事,打过不少人,所以也不知道是谁找死。
不过我也没放在心上,杨威不在,小袁和田鸡还在,到时候我们哥三一起闯,怎么着也能在初中混出个名堂吧,就算混不出名堂,凭我在小学的那股狠劲也不至于挨打。
我没想到,一切都是我自以为是,杨威走后,我才知道,原来我除了被他罩以外,没有啥真正的本事。
杨威走后,整个暑假我都无聊的要死,小袁和田鸡估计有事,暑假也没找我。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开学了,开学的那一天,我还是挺高兴的,我读的中学是我们小学直接升上去,整个河内镇只有我们一个中学,所以镇里的所有的小学生都要在那上。
开学第一天就是分班,我被分到了七班,让我遗憾的是没跟小袁和田鸡他们一班,不过让我欣慰的是,林晓还坐在我的前面。
分完班后就接着开新生大会,接着就是班上开小会,反正开学屁事就多,大家都轮流自我介绍,太多人我没记清楚,就记住一个挺漂亮的女生,叫徐薇儿。
介绍完后,老师就在课堂上罗里吧嗦说一些事,还说了要军训,把该交代的交代完后,就让几个同学去领课本了。
老师怎么一走,瞬间班里就乱了,聊天的聊天,闹着玩的闹着玩,还有几个男生跑去找徐薇儿要扣扣号,徐薇儿就坐在我不远,我也就跟着起哄,其实也就是闹着玩的,可能我喊的有点大声,徐薇儿就站起来,指着我骂道:“像只发情公狗,你有病吧?”
说完,除了原本认识我的人以为,整个班级的人都在笑,我愣了一下,脸有点红,还有点气,因为在小学的时候从来没人敢这么和我说话。
徐薇儿骂完我后就坐下了脱裤族,跟没事人似的继续和其他男生打闹,那些男生也没人理我,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显得跟个异类一样。
好在坐在我前面的林晓跟我搭话,她笑嘻嘻说:“陈大少爷,碰钉子了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坐下,我想这不是小学,别人又不认识我,没必要和她计较,以后等在初中混起来后,看这娘们还敢这样跟我说话。
坐下后,我就继续逗林晓,问她:“我当时小学毕业给你写的信,你咋还没回啊?”
那时候受到了台湾偶像剧的影响,学校里流行搞对象,写情书,我当时也觉得自己挺喜欢林晓的,就也给她写了封情书,其实那时还小,那懂什么是喜欢啊,只是顺应潮流而已,觉得杨威他们都在做,我不做显得我很low,信是在小学毕业的时候我给林晓写的,到现在还没回信。
林晓脸一红,就不说话了,我知道她是害羞,又故意逗了她几句,直到她伸手要打我,我才贼兮兮的闭嘴。
老师让前几排的男生领完课本后,又交代了一些事,就下课了,我出了门,寻思找一下小袁和田鸡,这两浑小子也是,整个暑假都不找我从白蛇传开始,我可想死他们了。
出了门,就在走廊里闲晃着,没多久就看到二班出来好几个男生,都是我们学校原来的学生。小袁和田鸡就在其中,边走边和那些人聊天。
我走过去,打了声招呼,还说,你两真好,在一个班呢,小袁和田鸡看了我后,显得有点陌生,毕竟我们三一个暑假没见了,不过他们愣了一下还是跟我打了个招呼,还问我在那班。
我总感觉他们和我说话有点客气过头了,但也没在意,就笑道:“我在七班呢,刚刚还被个女生呛。”
小袁乐了乐;“谁啊,刚呛我们陈歌,怎么吊?”
我就把刚刚在班级里的事都跟他们说了,还顺便和他们聊了几句,聊完后,我就问他们怎么多人要去哪。
田鸡说:“我们要去厕所,刚刚来一人通知了,说初一的想混都去厕所集合,你没收到风?”
我摇了摇头,下课我就跑出教室来找他们了,也没收到啥消息。
田鸡说完后,小袁就跟我说不聊了,先过去一下,然后就带着那些人去厕所了。
从头到尾,都没问我是不是和他一起走,我有点郁闷田大榜,总觉得小袁和田鸡虽然表面上和我挺客气的,但我们之间好像有一些隔阂。
我就跟上去,说要不我也跟你们去吧?毕竟我在小学的时候也算混子,这种聚会怎么能少了我。
小袁和田鸡皱了皱眉,有点不满,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我们好几个人就往厕所走去,一路上我还想跟小袁他们聊聊,暑假去哪,咋不来找我,可是他们好像一点都不想理我,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我也不热脸贴他们冷屁股,就没咋说话。
到了厕所后,里面都是人,我们一楼的厕所挺大的,能容纳差不多二三十个人,但还是人挤人,毕竟整个河内的小学都在这读书,里面的混子自然多。
这时一个染着黄毛的男生就开口道:“各个小学能说的上话的留下,其他的人都出去,免得让老师看到!”
他怎么一说,就接近有一半的人出去了,剩下的都是一些独行侠,或是像我和小袁还有田鸡这种在小学横着走的人。
我们河内有五所小学是在这里读的,那个黄毛怎么一喊,就只剩下差不多十多个人,让我意外的是毛兵和肥七这两胖子也在这。
这两人在小学就被我揍过,当时看他们留在这我就有点不爽了,指着他两道:“你们两在这干嘛,没看我和小袁他们在这里,还不快出去!”
毛兵就在那冷笑,肥七望着我,眼神不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啊,就你还叫我们出去?”
我也没想到,在小学一直怕我的肥七,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我冷冷道:“你他妈再说一遍!”
他们两就不说话了,只是一个劲的瞪我,我当时就想上手去打他们,不过小袁拉住我低声说,现在先别闹,其他学校的人都在看着呢。
我觉得小袁说的有点道理,等出厕所再找他们算账,我就不信,他们能反了天?
黄毛也没注意到这边,他见人走的差不多了,就站在那摆了下手,一个戴着眼睛的男生就掏出一把芙蓉王,挨个发烟。
眼睛男一边发烟一边笑道:“我叫张开,那边是我大哥大象,兄弟们以后多多照顾一下。”
反正就是吹牛逼,说大象在他们小学的时候多牛逼,还说让我们这些人都互相认识一下,以后在初一都多多照顾下彼此,不能让初二和初三欺负我们。
发到我这,我摇了摇头,说我不抽,因为我姐讨厌抽烟的男生,所以虽然跟杨威他们混,不过我还没学会抽烟,那眼睛男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
毛兵此时又冷嘲热讽道:“不会抽烟学人家混个JB!”
我这下脸上挂不住了,就冲上去打了毛兵一把掌,以前打他的时候,他都不敢还手,我寻思的当着这些人的面教训他一下,也好立下威,让这些人知道我也是个角色。
哪知道,毛兵叫了一声,还还手了,一脚就踹在我的肚子上,我刚一个重心不稳,肥七也冲上来一脚把我踹到了,我摔在厕所的小便池上,尿花四溅,我还想站起来,但是已经完全不可能了,毛兵和肥七围上来就朝着我脸踹。
我当时心里特郁闷,才发现自己怎么不能打,之前打架之所以能赢,那时因为有杨威,毛兵他们被我打都不敢还手,但现在不一样了,杨威一走,他们已经不怕我了。
让我更加绝望的是,毛兵和肥七在踹我的时候,小袁和田鸡居然都不上来帮我忙,只是在那抽着烟,看都不看我。
我有点搞不懂了,我敢动手打毛兵,也是因为看小袁还有田鸡在,真动起手来,我也不吃亏,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小袁和田鸡就这样看着我被打!
他们两人打我的举动也引起了大象的注意,他看了我一眼,对着其他学生嚷嚷道:“这他妈是那个学校的,上去劝一下!”
大象开口,所有人都看向我这边,那些混子看着我的眼神都变得有点蔑视,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太他妈丢脸了,本想立威的,结果被这威没立成,反倒被草。
小袁和田鸡这才缓缓把烟熄灭,走了过来,田鸡拉开了毛兵他们,小袁上来看着我,还假装惊讶道:“陈歌,咋回事啊你,怎么跟毛兵干起来了?”
说着还伸出手,我以为小袁良心发现了,想拉我一把,结果他手半道就抽回去,捂着鼻子,一脸厌恶说:“你快起来,臭死了。”
我心都凉了,感到刺骨的疼,小袁和田鸡肯定看到我被揍了,他们不帮忙就算了,现在还跟我说这风凉话。
一时间,我知道有些东西变了,回想起来,刚刚遇到小袁和田鸡的时候,他们都不叫我小哥,而是叫我名字,陈歌。
在学生时代,称呼代表着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关系,能够互相叫外号的,只有死党。
我站起来,怒视着小袁有点不满道:“小袁你什么意思?”
小袁还没开口,毛兵就冲上来又给我一巴掌,骂道:“小袁也是你叫的,你懂不懂点规矩,叫袁哥!”
这一巴掌把我打的有点蒙,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小袁这才拉开了毛兵,说你老实点,毛兵哼哼几声,就站在一边了冷冷的看着我,田鸡和他还有肥七站在一起,现在好像他们才是一群人。
我握紧拳头,感到异常的愤怒,再次朝着小袁吼道:“老子问你了,你他妈什么意思!”
“你朝我吼什么!”小袁瞪着我骂道:“他妈的打你的人又不是我,有能耐别朝我吼!”
说完,他指着我和毛兵趾高气昂道:“你两出去,别在这给老子丢脸,都一个学校的,闹你妈的内讧啊!”
其他的混子也附和着,说我和毛兵要闹去外面闹,别来这里搞事。
小袁这话说的,好像他才是我们学校的老大一样,我也稍微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小袁和田鸡暑假不找我,估计他们都跟毛兵混在一起,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我没想到啊,杨威一走,一切都变了,他们再也不会小哥小哥的叫我,也不会我出事他们比我还着急,也不会搂着我的肩膀跟我称兄道弟了。
因为小袁此时已经表示的很明显,他要成为我们学校那群人的老大,而我正是他最好的立威对象。
只是我想不通,曾经我以为的兄弟,为什么会这样对我?
后来我才知道,六年级那会我跟他们打了很多人,不管是他们的事还是我的事,永远都是我第一个动手的,久而久之,那些被打得人都只记恨我,因为我是第一个动手的。
小袁想要拉拢那些人,就必须和我划清界限,必要的时候,最好抛弃我。
我只是看了小袁一眼,就走出了厕所,毛兵跟在后面,在厕所外还说,陈歌,放学后别跑,这事没完。
我刚好心情不好,就回过头看了看他说,谁跑谁孙子!
回到教室后我还是想不明白,小袁和田鸡为什么忽然这样对我,我们一起去送杨威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杨威还拜托他们好好照顾我,结果,他一走,他们就这样对我。
因为掉到了小便池,我身上的味道很不好,进到教室后,班上的同学都捂着鼻子,有好几个女生还对我指指点点的,我就骂了几句,她们才闭嘴。
见我这样,林晓也不跟我说话了,感觉偌大热闹的教室,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显得不入群一样。
没过多久,就上课了,我们班的人才陆陆续续的回到教室,其中有一个寸头我认识,在厕所见过一面,他看了我后,笑了笑然后对着他的同桌不知道说了什么,片刻之后,他同桌也笑了,看我的眼神都变得蔑视。
看他的眼神就知道那个寸头和他说了什么,我顿时就觉得有点心酸,再加上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可以说我当时非常郁闷,现在的遭遇都被那条短信说中了,没有杨威我就是个废物佛业双身,关键是小袁居然朝我吼,我就更不爽了。
整整三节课,我都坐在桌位上不说话,只是趴在桌子上,没有人和我搭话,和小学那时候下课就跟杨威他们那样闹简直就成了鲜明的对比,第一次,我无比的怀念杨威,如果他在的话,我至于那样窝囊吗?
放学的时候,我才猛然想起了毛兵让我放学别走,我还以为他不敢动我,毕竟我还没跟小袁彻底的闹掰,结果没想到,一走出校门,就看到了毛兵和肥七带着一群人在校门口等我,都是我们原来学校被我打的人,小袁和田鸡也在他们中间。
见我出来后邹倚梦,小袁跟毛兵说了一下,毛兵点了点头后,他和田鸡就朝我走来。
我愣在原地,看着已经变得我完全不认识的小袁还有田鸡,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袁上前拍着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道:“小哥,刚刚那事对不住了,不过我也是不想让我们学校的人在外人面前丢脸而已。”
我冷笑了一声,是啊,你是不想丢脸,丢脸的只有我。
田鸡也笑嘻嘻的附和道:“就是啊,小哥,袁哥也只是从大局考虑而已,咱们现在升上了初中,和小学不一样,初二和初三的就不说了,初一有那么多混子,想要站住脚,就必须团结起来。”
我看着田鸡说:“你别废话了,你是想跟毛兵他们一起打我,还是怎么着?”
田鸡摆了摆手说:“哪能啊,杨威临走前交代过我和袁哥要好好照顾你,再说了,我们是兄弟,我们咋能动你,这样吧,你跟毛兵道个歉,咱们以后还是兄弟!”
让我跟毛兵道歉,这田鸡还真说的出口呢金慧珍,他也不怕咬到舌头,还以后是兄弟呢,这话说的,我要是不道歉,就是不是兄弟呢?
这样的兄弟我才不稀罕!
我看了小袁,他也没说话,估计也是这个意思,我笑了笑,对着田鸡挑眉道:“田鸡,你现在混的可以了,连威哥都不叫,直接叫杨威了是吧?”
田鸡有点不屑道:“小哥,你也要搞清楚状况,杨威现在走了,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也别怪兄弟我狠心,毕竟咱也要为自己考虑是不是。”
我叹了口气,无奈道:“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道歉。”
一听我想道歉,小袁和田鸡就都笑了,小袁还朝着毛兵那边点了点头,意思是办妥了。
这时,毛兵和肥七才趾高气扬走过来,毛兵对着我说:“怎么样啊?傻逼,你不是挺牛的嘛,现在有种上来打我啊!”
“行了,小哥都说跟你道歉了,你别得理不饶人。”小袁走到毛兵面前说道。
毛兵点了点头说:“既然是袁哥开口,我就放这怂货一次,他跟我道个歉,以后我就不搞他了。”
我还没说话了,田鸡就推了我一下,一下就把我推到了毛兵面前,我看了看他,烈火青春电视剧低下头道:“毛兵哥,关于早上那件事,我想说……”
毛兵哈哈大笑道:“你想说啥,大点声!”
“我想说……去你妈的!”我朝着他吼道,然后趁他们都没反应过来,冲上去就捉住了毛兵的头发往下一拉,膝盖直接顶在他的脸上!
周围的人估计也被我的举动给吓到了,小袁和田鸡都愣在原地,我就趁机揍多毛兵几拳。
肥七第一个反应过来,喊道:“一个个愣着干什么,还不上去揍死这傻逼!”他们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的冲上来按倒我。
小袁和田鸡倒是没动手,动手的都是那些我以前打过的学生,他们两个把我按在地上,其他人就上来踹我,这和以前我和杨威打他们的时候一样,不过这一次被按的对象是我而已。
我不记得后背被踹了多少脚,只觉得疼的要死,弓着身,捂着头,任由他们踹,他们人多,现在反抗也没用。
“你们他妈的有种弄死我,不然我终有一天会弄死你们!”
看我还嘴硬,他们就打的更起劲了,边打还边骂,毛兵还朝我吐了口水,我现在不看自己都知道自己有多狼狈山口小夜子。
早上被女生呛,还摔到了小便池,挨了两顿打,现在还要被人吐口水,我想,河内中学有史以来,恐怕就我这个新生被打的最狼狈吧?
后来,金恩荣还是我们学校保卫科的大爷出来,他们才停手的,我全身脏兮兮的都是脚印,脸上也破皮了,身上放出恶臭,就像路边臭不可闻的狗屎一样。
此时,毛兵半蹲下来,用一只手打了我几巴掌,笑嘻嘻说:“等着,陈歌,这事没完,以后要是让我看到你敢和林晓说多一句话,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一下又一下,打完和说完后,毛兵就起身,准备带着人走了,小袁和田鸡看了我一眼后,也没上去拉我,转身想跟着走,我躺在地上却心酸道:“小袁,田鸡,你们记得我头上这个烟疤吧?”
我头上有一个烟疤,是在小学的时候被一些社会上的人弄的,当时,小袁在追求一个女生,那女生的叔叔是社会上的人,就找人要打小袁,那时杨威刚好请假,放学的时候就我和小袁还和田鸡,在路上就被堵了。
他们都是社会上的人,我们三个小学生吓得够呛,也没敢还手,他们揍了我们一顿,小袁和田鸡都被揍的起不来身,我受的伤最轻,那几个社会上的混混,点了一根烟,跟我们说,谁要上去被他烫一下,这事就算完。
小袁和田鸡都没开口,我就冲上去,跟他说是不是烫完以后就不找小袁的麻烦了,那人点了点头,之后,我的头上就多了怎么一个烟疤。
那时小袁和田鸡还哭着说,我是他们一辈子的兄弟,以后谁敢碰我,他们就算拼了命也不让那人好过。
而如今,与这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曾经以为,只要对人好,别人也会对我好,而事实却是,我被人揍的像条狗一样,我认为的兄弟呢,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揍?
这他妈就是义气?
小袁和田鸡愣了一下,小袁才说:“陈歌,你也不想想,那件事到现在过去有多久了,谁还会记得?”
“说实话吧,陈歌,我和田鸡从读书时候就很讨厌你了,整天仗着杨威装逼,之所以和你接近也是看杨威的面子和你傻,会给我们抽免费烟而已,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和你这样底层的人做朋友啊?”
田鸡哈哈大笑道:“袁哥说没错啊,既然已经闹掰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吧,陈歌,你那副在我们面前得瑟的样子,实在是太恶心了。”
我听到了,他们肆无忌惮的笑声,仿佛在嘲笑我是个傻逼一样,全部,全部都是骗人的,在他们身上感受到的那份所谓的友情,所谓青春,全部都是骗人的!
我仰天长笑,原来如此啊,我起身,把手别在后面,全身骨头疼痛,但我还是缓缓的朝他们走去。
见我站起来,他们两个倒有点心虚,小袁看着我道:“你他娘的别过来,你想干什么?”
我伸出手,手里握着的是从地上捡起来的砖头,二话不说就砸在了小袁的头上,小袁呜呼一声,捂着头就倒在了地上。
见这场景,田鸡想跑,不过我可不会放过他,直接一砖头也把他也砸在地上,他们两个捂着头,在地上骂我,鲜血从他们的头上不断的冒出。
毛兵他们那些人也注意到了,又冲过来踹倒了我,然后好几个人上来踢我,毛兵去扶小袁,小袁站起来后,推开毛兵,朝着我吼道:“揍,妈的往死里揍,草你妈的,揍死他!”
他们下手就更重了,而我却还是在大笑,对着小袁他们骂道:“你们两个给老子记住,从今以后我烟疤这件事就两清了,还有,我陈歌,永远都是有借有还的!
他们又揍了我一顿,最后他们几个人将我架起来,小袁拿起砖头狠狠的砸了我一下后,他们才扬长而去,我像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脑袋上还在冒血,加上这一次,这已经是我今天挨的第三顿揍了。
周围的同学见没热闹看了,就都散了,我晃晃悠悠的起身,心想先回家处理一下伤口,就灰溜溜的往家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在想,毛兵这小崽子和小袁这混蛋,老子一定要找机会报仇。
但是要怎么报仇?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为砍了人进号子了,我妈又很早就改嫁,根本不管我,我只有一个被我爸抱来的姐姐,叫我姐姐报仇,算了吧不良军婚,她整天忙着打工养活我,我还给她惹事,让我开口我可没这脸。
我家住在学校不远的居民楼了,上了楼后沈青川,没看到我姐,我想,她可能打工还没回来吧,就自己跑去房间拿了一些纱布还有药水,我六年级开始没少打过架,不过这一次是我受伤最严重的。
我将头上的血擦干,露出一条小型的伤疤,看来小袁也怕把我砸出个好歹,没用全力,只是破皮而已,我用药水消毒,然后再用纱布包裹着伤口,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坐在客厅上发呆。
一想起早上的事又愤怒又心酸,我陈歌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了,以前有杨威在的时候,谁敢这样对我?想着想着,我眼角湿湿的,摸了一下眼睛竟然是泪。
靠,我居然哭了,老子居然哭了!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被打哭的一天,我又去厕所洗了把脸,感觉好多了,现在的我说不想逆袭是假的,但我势单力薄,还真不知该怎么办,我只能回房间躺着,没过多久,就因为太累睡着了。
下午起床已经是两点多了,本来我是不想去上学的,不过又怕学校找我姐,只能强撑着起床去学校。
刚走进学校就有很多人在看我,指着我在说着什么,其中有一个男生还说:“你看,那傻逼中午被二班的袁成杰揍的像条狗一样,还有脸来上学呢,我要是他,干脆退学算了,太丢脸了!”
我当时想回骂,可看他们人多势众,只好忍了这口气薛晓枫,默默的低头朝着教室走去,到教室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就听到很多人在议论中午的事,意思就是我是开学第一个被打的人,没想到,居然因为这件事在初一出名了!
他们还说,初一的混子早上集合后想搞了一个组织,叫七小子,我们学校有七个班级,只要成为老大就可以是七小子的成员,三班的大象在开学第一天就成为他们班的老大了,七小子也是他组织的。
还有二班的袁成杰,因为中午开了第一炮,立了威,也成了七小子的成员,至于其他班的老大,还没选出来。
我对这件事也挺在意的,小袁成了二班的老大,要是以前的话我肯定会为他高兴,不过现在我和他已经彻底闹掰了,他成了老大,也意味着我的日子更难受了。
我对小袁这个人很了解,毕竟从六年级开始就混在一起,他这人特记仇而且心机重,我被烫烟疤那件事后,那家伙对那女生就变得很客气,我还以为小袁是被打怕了,结果没想到,在毕业的时候,他找了个麻袋把那女生给绑了。
当时我也在场,小袁将那女生的衣服给脱掉,狠狠的羞辱了一把后,在人家头上撒尿,完事还用她家里的照相机照了相,威胁那女生如果敢告诉家里人,他就把照片发到网上,我这才知道,小袁对她客气,只是为了让那个女生放松警惕而已。
那件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小袁当时的笑声,还有那女生的哭声,可想而知,他对女人都能做到怎么绝,可别说我中午给他那一砖头了,以后肯定没少找我麻烦。
一想起这件事我又有点担心,昔日好友闹掰,现在还因为被挨打出了名,以后在学校的混子圈肯定没有一席之地。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彻底的绝望了,下午第一件课下课的时候,坐在我前面的林晓转过身,朝我身上扔了一封信。
我拿起信,疑惑的看着她问什么意思。
林晓的态度变了,她抬起头厌恶道:“你不是说小学毕业给我写了一封信吗,这是回信。”
说完,她就搬起了课桌,走到不远处和一个男生说了几句话后,就和男生换位置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打开了那封信,上面只写了两个字,孬种。
我知道林晓什么意思,我中午被揍的事情恐怕早就传开了,林晓可能觉得坐在我这样的人面前很丢脸吧,那时我还想解释说,我不是孬种,我还手了,还砸了小袁他们,可是,就算解释了有什么用,事实就是我被人揍成那样!
我挺不开心的,把信撕了后,也没找林晓说什么,就趴在桌子上,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你不够强大,没有人愿意和你站在一起。
趴在桌子上,我又有点想哭了,这时,搬到我前面坐的男生回过头,递给了我一片纸巾说:“哥们,你的事我听说了,不就被揍了一顿嘛,有啥好哭的。”
我摆了摆手,说我没哭,那人笑了笑,也收起了纸巾接着说道:“其实你中午的时候挺猛的,那么多人干你,你还敢还手。”
我当时就觉得那人不错,我都这样了,班里的人鄙视我还来不及,他还不嫌弃和我聊天,就和他多聊了几句。
那男生叫易小东,长得白白净净的,留着偏分的刘海,身上都是香水味,是当时女生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但在我们男生眼里就有点娘炮了。
他和我聊天的时候,班里很多女生都在看她,就连徐薇儿那娘们看他的眼神都闪着光,没办法,谁叫人家长得帅呢。
和易小东聊了一会天后,我心情就好点了,他这人能言善辩,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特亲近,而且非常会照顾人,他知道我被打后,根本就没提这件事,只是一个劲聊他自己的事,还很幽默。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他问我去不去厕所抽烟,当时我还怕遇到小袁他们,就像拒绝,可是一想,又觉得太low了,就跟硬着头跟他说去,现在想想,如果我当时不敢去的话,易小东可能就不会和我交朋友了。
一路上,我挺忐忑的,还好,到厕所的时候没遇到小袁和毛兵他们,倒是大象和张开在哪,易小东上去和他两打了个招呼后,大象和张开也和他聊起来了,看的出他们之间挺熟悉的,应该小学的时候同校的原因吧。
大象临走前发了根烟给易小东,看了我一眼后,似乎认出我了,就问道:“东东,这人你朋友?”
易小东点了烟,吸了一口道:“这我兄弟,象哥以后多照顾一下。”
说实话,我当时挺感动了,我都怎么丢脸了韩兆的老婆,易小东还说我是他兄弟,更何况我和他今天才认识。
大象笑了笑说:“你这兄弟中午可是出了名了,被小袁揍成那样,东东,我劝你还是别跟他来往,免得到时候袁成杰一搞,咱们这边可就要内讧了。”
说完,他也没理我,和张开一起走了,大象这话说的我心里很不好受,易小东倒是没理他,发了根烟给我。
我说我不抽,他当时就乐了说:“陈歌,你如果想混的话最好还是学习一下,你别看这小东西,人际交往可最靠它。”
他怎么一说,我就接了过来,那是我第一次抽烟,刚吸了一口就呛到不行,易小东见我这样,就教我怎么吸,刚把烟吸进肺里,我整个人都快晕了,天旋地转的。
我还害怕是不是出事了,易小东说没事,第一次吸都这样。
过了一会,我才好点,整个厕所就剩我们两个,我就问:“你知道我中午被揍成这样,还跟我称兄道弟的,不怕袁成杰找你事啊?”
易小东就摇头说,袁成杰现在不敢碰他,毕竟大象都要给他面子,之所以那样说也是因为想让大象间接告诉袁成杰不要碰我。
我就纳闷了,我和这易小东下午才认识,他干嘛这样帮我。
小东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疑惑,就解释说:“陈歌,我这人看人很准,就冲你中午那副不服输的样子,以后在这学校绝对是个人物,你也不必纠结我为什么怎么做,因为我知道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要难能可贵的多!”
说完,他还开玩笑说,以后要是混起来了,可要罩着他,我说算了吧,你罩我还差不多,我们又聊了几句,易小东说他想要成为我们班的老大,希望我帮他,我当时也没咋说,就因为上课铃响了,我和他就这样散了。
放学后,我在放学路上的超市买了一把小型的匕首,是那种可以伸缩的类型,我寻思如果毛兵再找我麻烦魏正先,我就给他一刀子,反正这日子过的这样憋屈,读书都没啥意思。
只是我当时没想到,这把匕首给予我的,是初一老大的位置。
买完匕首后,我就回家了,大概大半夜的时候我姐就回来了,喝的醉醺醺。
在这说下我姐,我姐叫陈玲,五官精致,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了更是美的不行,一米七的高个,腿占了身体的三分之二,亭亭玉立。
她从小就对我很好,虽然我知道,她是爸爸捡回来的,但这并不妨碍我和她感情好。
我上小学的时候,姐姐就因为生计而辍学去打工了,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没有的经济来源的话,我们姐弟是无法在这座城市生存。
姐姐为了我,只能放弃了学业了,那时我还小,不懂这些,姐姐只是跟我说,如果她不这样做,我就会饿死。
和我姐回来的还有一个女生,那女的我认识,叫周莲,打扮的非常时尚和火辣,特别是那一双包裹着黑丝的大长腿,任何男人看了都会血脉偾张,反正我做春梦的时候,对象基本是她。
周莲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癖好,就是她喜欢捉弄年纪小长得可爱的男生,记得我刚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周莲就老来我家,有时候太晚就没回家在我家睡。
就是那个时候,她大半夜趁我姐睡着的时候,就跑来我房间,和我一起睡,睡就一起睡吧,她的手和脚很不老实,喜欢摸我的下半身,每次都把我搞得面红耳赤她才笑呵呵的收手。
我当时倒也没有反对,因为她摸着我很舒服。
那时我还小,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舒服,后来接触了一些视频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也知道了,周莲这个小癖好是抖S,就喜欢欺负我这种无法反抗他的小男生。
当然,这是我和她的小秘密,我和她都心照不宣,这件事没让我姐知道。
周莲一看到我靓足100分,就惊呼道:“小哥,你跟人打架了?”
怎么一说,我姐也看了过来,脸瞬间就变得不好看了,陈玲上去拉住了我道:“被人打了?”
我不想让我姐担心,就摇了摇头说:“不是被人打,是跟人打架了。”
她就问是谁,我老实的回答,说跟小袁和田鸡闹点小矛盾,不过也没多大的事。
见我这样说,我姐也没问什么了,只是问,要不要她帮我擦药,我就说不用,你快点去休息吧,我姐还不让,非要帮我擦药。
周莲这时就拽我姐说:“行了,你去睡吧,我给小哥擦药就行了。”
我姐这才同意,周莲把我姐带回屋后,就拿了红花油,走到我面前道:“把衣服撩起来,我给你擦药。”
我有点扭捏,周莲就在那一个劲催说快点,老娘又不是没见过。
说来也是,我记得小时候她还给我洗过澡呢,我全身都被她看过了,周莲是姐姐来到这座城市认识的,已经有三年了,性格大大咧咧,按我姐的话来说,比我还男人。
她怎么一说,碍于面子,心想你一个女生不怕我怕啥,于是我就把衣服给脱了,周莲上来给我擦伤口,一边擦一边有点生气道:“这也下手太重了吧,跟姐说说吧,咋回事?”
我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说了,我这人从小就怕她,也不敢隐瞒,在周莲面前,我永远都像那个什么都不懂得小男生。
擦完药后,周莲就问要不要她帮我报仇,我拒绝了,第一,我一个男生让女生报仇让我脸上过不去,第二就是怕让我姐知道我让周莲帮我忙。
见我拒绝,周莲也就没提这件事,只是笑嘻嘻的问我:“晚上姐姐能不能去你房间睡……?”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
作者:admin 2018年05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