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托和衬托傅眉痕 李铭瑄 一寸相思,十里桃花-莘师小说

傅眉痕 李铭瑄 一寸相思,十里桃花-莘师小说

阅读

靖王府,桃苑。
傅眉痕被用黑色细绳绑在雕花拔步床上,白皙的身体上遍布痕迹,正红着眼看着一身蟒袍的男人。
男人冷冷掐着她的下巴:“眉痕,好大的胆子,竟敢和林鸿儒私会!他碰你了?!”
傅眉痕瑟缩了下。
昨日,林鸿儒说有秘密要告诉她,她就借口去相国寺烧香,转道去林家。
没想到从林家角门进去,没看到林鸿儒,却被一脸阴沉的李铭瑄抓了个正着。
他当时的样子,比野兽还要可怕。
可他生气并不是因为紧张自己吧?只是不喜欢用过的东西被人碰而已。
想到这,傅眉痕心头隐痛。
她故意蛾眉轻挑,嘴角挂起一丝讽刺的笑意:“许你夜夜笙歌,就不准我心情不好去找个男宠?毕竟,他比你温柔体贴百倍,啊——”
男人微凉的手指抚过她的身体,引得她话音一顿,发出破碎的惊呼。
“住手——”
李铭瑄唇角勾一抹恶劣笑容,低头含住她的唇珠,细细研磨:“我检查下,有没有被人碰过……还好,算你还乖。”
傅眉痕原本煞白的脸,缓缓染上了桃花色,不安地想要并拢双腿,却换来男人不满地啧的一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发出飨足的声音,顺手解了她的束缚。
傅眉痕顿了顿。
然后是说不出的厌恶,一把拍开了他的大手。
李铭瑄眼底的戾气蓦然一沉陈善有,伸手狠狠抓住她是手腕,咔擦一声,手腕瞬间脱臼。
傅眉痕脸色瞬间惨白,却死活不肯向他求饶,漂亮的唇珠被咬得溢出血丝。
李铭瑄眯眸看着她,眼神危险至极。
为什么?
为什么她总想逃?
“傅眉痕,说你错了,说了我就帮你接好。”
傅眉痕死死咬着唇,疼痛让她眼前阵阵发黑,她却只是笑。
笑容透着万念俱灰,就这么死了,也是不错。
“李铭瑄,我错了,当年我不该爱上你,不该不听娘的话执意和你来往,让你有机会将叛国的证据藏在我的院子里,害死了我父亲,我大哥,还有我——刚刚出生的孩子!”
她哭了起来,肝肠寸断。
每一日,每一刻,那些残忍的记忆在她脑海里不断闪现。
父亲、大哥被处以极刑。
孩子没让她看一眼,就被掩埋,只有一张带血的襁褓……
这都是拜李铭瑄所赐。
她怎么能当一切都没发生?怎么还能恬不知耻地爱他?
李铭瑄深沉地看着傅眉痕痛苦的表情,似乎明白了她在想什么,眼底也跟着暗潮翻涌。
他用力握紧她的手腕:“说你错了,以后再不敢忤逆我!”
傅眉痕却笑了,那一刻,她的笑容似乎回到从前,灿美得让人不敢直视:“太子殿下,你还将我养在身边,是以为毁了一身武功,我就杀不了你?别忘记了,我可是曾经带领千军万马的,傅!将!军!”
“可你现在什么也不是,只是我的女人!”
李铭瑄一向淡漠的眼眸里,泛起怒火,他扑上去,疯狂的要她疼她。
“傅眉痕,记住,安分地做我的女人!”
第2章 不必假仁假义
05-03 14:46发布 | 1142字
三月里桃花开了。
傅眉痕看了眼外面的春色,冷冷端起面前黑乎乎的药。
可还未入口,就被忽然醒来的男人一掌打翻。
“避子汤?你竟然敢吃这个?谁个你的胆子。来人,将熬药的宫女直接杀了。”
傅眉痕一惊,忙站起来道:“你怪她们做什么,是你的好母后,皇后娘娘让做的,不然你准备如何?让我这个叛臣的女儿生下你的子嗣?你不恶心,我还恶心!”
砰!
傅眉痕被他推得一头撞在桌上。
傅眉痕无所谓地捂着伤口,讽刺地笑了笑。
反而是李铭瑄眼底泛起异样的情绪,他死死捏紧颤抖的手掌,不是的,他不是故意要打她。
“以后谁敢再拿避子汤来,直接凌迟。”他面若寒霜,底下的人吓得瑟瑟发抖骆驼强子。
每次,和桃苑的这位吵完,主子就会动辄杀人。
傅眉痕的眼底却闪过一丝焦急。
没有避子汤,她万一再有孕怎么办?不会有人允许她生下太子的长子,到时候,她的孩子又要再被残忍杀掉。
正想着,就见面前的男人过来将她抱起,又要往拔步床而去何宁宁。
她拼命挣扎:“李铭瑄,你这个有病的,不让我喝避子汤就不要碰我,孩子难道不是你的骨肉,还要害死一次,你是不是人?!”
李铭瑄气得眼底冒火,但忽然,他邪恶地笑起来:“原来你怕啊,你越怕,我就越要碰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忤逆!”
说完,他一边攻城略地,一边张狂地吻她。
傅眉痕觉得自己似乎处在冰火两重天。
理智很愤怒,身体却已悄悄为他打开,还是没法控制自己的心吗?
她心里一阵颤抖。
不行,不能再这样。
可一阵热流灌了进来。
李铭瑄在傅眉痕昏睡过去才起身,第一句就问道:“来人,孩子找到了吗?可在那里?”
“启禀太子,孩子不在中宫,恐怕凶多吉少。”
……
傅眉痕独自坐在桌前用餐,面前只有一碗咸菜和一个窝窝头。
每当李铭瑄不来时,这就是她全天的饭食。
“皇后娘娘驾到——”
在太监趾高气昂的声音里,阮飞鸳在众宫女的簇拥下,款款而来。
凤目冷然滑过傅眉痕手里发黑的窝头,语气却放柔:“眉痕,我来看你了。”
又呵斥伺候傅眉痕的宫女道:“怎么能让她吃这个?去,把着些撤掉,送上饭食。”
“不用假仁假义了,飞鸳,我不再是那个傻傻当你好姐妹的傅眉痕。”傅眉痕看也没看她一眼,又夹了口咸菜。
阮飞鸳曾是傅眉痕最好的朋友,她们曾经生死与共,也曾无话不说。
当年,阮飞鸳忽然被逼嫁给了当今皇上,也就是李铭瑄的父亲,从那以后,她仿佛变了一个人。
而到最近,傅眉痕才知道,阮飞鸳也曾如自己一般深爱着李铭瑄,而她嫁给皇上,并不是被逼,其实是自愿,她自愿为了铭瑄,成为他在宫中的踏脚石。
更可笑的是,她还发现,很早以前,阮飞鸳曾假冒自己,成为李铭瑄的救命恩人,若不是现在和李铭瑄有不共戴天之仇,她早揭发了。
可如今——
她无力地闭了闭眼,只想眼不见为净。
阮飞鸳被傅眉痕一骂,精致的脸却不见半点波澜,还叹了口气道:“铭瑄说你疯了,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果真是疯得厉害,来人,先给傅将军治下疯病,再替她换了膳食。”
第3章 自裁就是
05-03 14:46发布 | 1363字
几个人立刻将傅眉痕按到在地上,寸长的针,狠狠刺入她头上的穴道。
傅眉痕一阵眩晕,身体本能想反抗,换来的却是彻骨之痛。
如此清晰地提醒她。
她已武功尽失,是个废人!
原本该就此自裁。
可为什么还不肯死呢?
傅眉痕皱眉,脑海里再次闪过一个个亲人的面孔。
眼底酸涩,脸上却越发冰冷,淡漠。
半响,长针撤去,傅眉痕皱了皱眉,发现对于以往的某些记忆模糊了许多,她嘶哑问道:“阮飞鸳,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让你忘记不该奢望的,好好体会已经失去的。”阮飞鸳意味深长地笑。
傅眉痕勾勾唇,盯着阮飞鸳:“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就算我忘记了他,你却要惦记一辈子,我同情你。”
啪!!
一个凌厉的巴掌,扇得傅眉痕脸偏向一边。
傅眉痕擦了下唇角的血丝,蹙眉:“你会功夫?”
阮飞鸳眼波微闪,但随即就优雅地收手,还拿手帕将手擦了擦,她知道了又如何?反正今日跟着的都是心腹,想来也传不出去。
“你也别怪我,我就是担心你,你自己病了不觉得罢了,来人,上菜,多给傅将军吃点肉。”说到肉字,阮飞鸳突兀地笑了下,眼神里有什么疯狂涌动。
傅眉痕直觉不对劲,她拼命反抗,但肉还是被一团团塞进她嘴里,逼着吞下。
阮飞鸳很安宁,甚至有些愉悦地看着傅眉痕徒劳挣扎。
从前那么不可一世的女人,不也在她手里了吗?
“娘娘,我们——还是算了吧,现在她已经不足为惧。”身旁的奶娘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低声劝说阮飞鸳。
算了?!
凭什么?
这傅眉痕,从小习武根本不像个女人。
而自己长得千娇百媚,还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可李铭瑄一向对她客气有余,亲密不足。
即便她为他嫁给皇上,他也只是许诺未来一个太后之位。
这么久了,别说和她有肌肤之亲,只要她不装病,看都不会来看一眼。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股怨恨刺得难受。
“傅眉痕,知道为什么太子殿下不肯杀你吗?”她忽然笑起来。
阮飞鸳的话,让干呕的傅眉痕心里一动。
“那是因为我的惊宋病,只能用你的血肉才能医治,这可是张太医亲口说的,他们现在养着你不过是物尽其用,就如同养着猪是为了杀一样!”
要用她的血肉?
傅眉痕不敢相信,淡色的唇忍不住颤抖:“胡说八道!”
“不信?你看这份药单……”
一张写得龙飞凤舞的药单丢在她身上。
傅眉痕,忍着刚刚被灌肉的恶心,颤抖着手展开——
皇后娘娘所患之症,需以傅眉痕血肉为引,七七四十九天方大好!
后面还有李铭瑄的批字——准!
他准了?
他竟然准了!
“可他并未取我血肉!”傅眉痕浑身发冷,却喃喃低语道。
“那是因为暂时不用,不是还有你死去的孩子吗?孩子的血肉也够用一阵子。”阮飞鸳语气轻柔,低声笑道:“傅眉痕,刚刚的肉——好不好吃?你肚子里掉出来的肉,你自己再吃回去,也算合适,阿弥陀佛。”
傅眉痕猛然抬头,眼眶通红。
下一刻,她抄起砚台砸在阮飞鸳的额头,鲜血横流。
侍卫乱成一团.
“不好了,傅眉痕行刺皇后娘娘,来人,护驾!”
傅眉痕被无数御林军包围,森森的利刃直指她的胸膛。
傅眉痕仿佛没看到,只是低头呕吐。
直吐得将苦胆都要一起逼出,她才站直身体,漠然地一步步逼向那些刀剑。
眼底是一片猩红和疯狂。
她的孩子死了。
为什么孩子死了,他们都不放过!
眼前浮现出孩子血肉模糊的小身体。
傅眉痕忽然仰头凄然大笑三声,正在众人疑惑不解时。
她忽然凄厉低叫,挺身朝着利刃撞去。
噗嗤!
利刃穿透她的身体。
鲜血滴滴答答落下。。
房间里再次乱成一团,众人惊恐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傅眉痕郑裕蒿,她无声地死死闭着双眼,鲜血在身下铺成惊心的红。
第4章 好想忘记你
05-03 14:46发布 | 1056字
晚上,傅眉痕发现自己醒来,不由得死死握紧了手指。
没死,她竟然没死!
还未等搞清状况,门被推开,带着外面的风雨声冲进来。
原来竟下雨了吗?
雨声里,她恍惚听到孩子的哭声,是她的孩子,他在哭。
被放血割肉,很疼吧?孩子!
忽然,一阵冷风,李铭瑄脸色苍白地冲到她的床前:“我说过,如果你敢寻死,就要屠尽你的傅家军,记得吧?!”
傅眉痕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她只听到呜呜的风声里,是她孩子一声声的啼哭,仿佛心也跟着一起泣血。
胸口的伤撕裂般的痛。
她却没动。
眼底没了斗志,只有一片浓黑郑恩柏。
李铭瑄看着这样的她,眉心猛地蹙起来。
他狠狠心一把抱起她厉声道:“看清楚!”
傅家军的七个首领被五花大绑一字排开推在殿外。
“将军们?”
傅眉痕惊呼。
“李铭瑄,你是魔鬼,你到底有没有心,他们都是保家卫国的将士?!”
闻言,李铭瑄原本冷淡的唇角一丝丝下沉,露出疯狂的弧度,他伸手一把提起她冷笑道:“你死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傅眉痕心里滑过一丝惊讶,但却被巨大的恨意冲散,她朝着李铭瑄呸了一口。
“来人,把这七个人的的皮剥了,给傅将军做件护甲!”
“不,不要。”傅眉痕惊恐地道。
“我不死了,你别这样!”傅眉痕颤声道。
她狼狈地抱住李铭瑄的腿求他,再不顾什么尊严。
“是这些人伤了皇后,不杀他们,不足以息父皇的震怒。”李铭瑄神情复杂地看着那七名将领。
傅眉痕笑起来:“是吗?原来是因为这个,不,不是他们做的是我,说完,她忽然用手指刺向自己的双眼。”
李铭瑄的瞳仁蓦然一缩,等要阻止已经太晚。
“傅眉痕不小心伤到皇后娘娘,惶恐不已,自己刺瞎双眼,以此谢罪。”他死死抱紧傅眉痕,貌似平静地说完了这段话,眼底却布满不曾有过的杀意。
说完,他一把抱起傅眉痕,亲自将她送入地牢。
“你放心,眉痕,我会治好你的眼睛,失去的,我都替你拿回来。”当四下无人,李铭瑄忽然放下了一切的锐利,付瑞亭他捧着傅眉痕的脸,声音颤抖沙哑倪恩雅,“再等一会儿,就一会儿。”
“不……不……”她拼命摇头,什么也看不到,似乎谁也不认识了,就好像一个做错事一脸茫然的孩子。
看起来说不出的惹人心疼。
李铭瑄死死看着她,良久,语气变得温柔了许多:“眉痕,外面比你想像的可怕得多,不要走,留在我身边,哪怕恨我。”
傅眉痕却一口狠狠咬在他手臂上,撕扯下一块肉来。
如今已经三月,但夜里还是冷的,他仿佛没看到自己流血的手臂。
而是脱下披风将带着体温的布料覆在她身上,柔声道:“过阵子我就接你回来,要乖,不会太难过。”
“李铭瑄,我好想忘记你,我想忘记你呀——”傅眉痕却似乎根本听不到他的话,只是低声呢喃,抓住他的手又是一口。
李铭瑄沉默地抿着唇
第5章 带你回家
05-03 14:46发布 | 1023字
很久很久,他才轻声吐出一口气。
“这样也好,你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看不到也好。以前的你是三军将领,无所不能叶国一。但现在,你已经没有那种能力。眉痕,做我的女人就那么难吗?我教你,做女人只要一切以丈夫为先金宝美,就会过得很好松原启众网,我们——”
我们的孩子也许没死。
可这句话,他终究没说。
只是忍不住捏了捏她的手,又顷身吻了下她的唇角,烘托和衬托吻掉她唇角的他的血。
傅眉痕被亲后干呕了一声。
他也不以为忤,还笑着又亲了她一下,柔声道:“你忍下,很快,很快了。”
傅眉痕死死闭着眼,别开脸不让他看到脸上的厌恶。
李铭瑄却盯着她,不肯放过她脸上一丝的神情,最后满意地揉了揉她的头道:“你最近总发脾气,是因为我太少回来陪你?以后我会多回来过夜。前阵子刚被立为太子,事情太忙,以前我们商量的大运河,还有开放边关集市,我都在着手,以后大周在我的手里会越来越好。”
“只是,你不可以再对阮飞鸳动手,她——总之你不要去招惹她。”
用温柔的语气,却说出如此残忍的话,傅眉痕痛苦地闭上双眼,却没听出他语气里的异样。
李铭瑄终于走了。
傅眉痕靠着墙壁,蜷缩成了一团。
她想如果再有重来的机会,她不会去看那十里桃花,就不会让他撞入自己的心里。
是她亲手养大了这只魔鬼。
夜深人静,李铭瑄在书房奋笔疾书。
一本长长的运河修建和计划,洋洋洒洒,慢慢完成。
这时,大太监挤进来,一脸为难。
李铭瑄头也不抬:“什么事?”
“皇后娘娘又病了,说是——头疼,皇上震怒,让您送傅将军去皇宫领罪呢。”
李铭瑄笔下一顿,沉默了一会儿道:“去取些她的血来,连夜送去凤栖宫。”
大太监眼神微变:“太子?”
“去吧。”李铭瑄摆摆手。
等大太监离开,他却忽然狠狠砸了面前的砚台,浓墨泼溅在他呕心沥血的奏折上,李铭瑄抓起,微微用力,奏折化成粉碎。
不过,很快,他又 叫人来收拾了东西,重头开始写。
似乎刚刚的暴怒从未发生。
三更天。
他蓦然抬眸,问旁边的大太监道:“是不是有人哭?”
大太监莫名其妙:“没有啊。”
李铭瑄沉默良久:“血送去皇后宫里了?”
“送去了,皇后用过终于熟睡,不会再找傅将军的麻烦。”大太监微垂着眼睛,只盯着脚前三寸。
傅眉痕早被撤掉将军之职,还废了一身的好武功。
可大太监还是忍不住称她傅将军。
她在很多人心里,仍然是那位女战神。
“你是不是也怪我?”李铭瑄道。
“奴才不敢。”
“去把眉痕接回来吧。”
李铭瑄说完,忽然又自己否决道:“算了,我亲自去。”
夜深人静,李铭瑄进来,看到傅眉痕狼狈地躺在一堆乱草中费利佩六世。
深吸一口气。
他走过去,拉起她的手:“眉痕,别怕,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阿玖春温一笑。
未完待续,全文扫描下方二维码
懂你的人,才配得上你的余生
留言已开启,我愿做枚聆听者声明书籍原始版权由原作者及出版社或首发网站所有,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作者:admin 2019年0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