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公司招聘太河古镇俗称“五太河”——岁月苍桑话古镇-秀美太河

太河古镇俗称“五太河”——岁月苍桑话古镇-秀美太河

岁月苍桑话古镇


太河村依山旁水,风景宜人。地处太河水库西岸,南依火焰山,北接豹眼山赵晓冬,辛泰铁路村西穿过。属水库移民村,新村1971年建立。全村人口300余人。
太河古镇是由太河街、厚庄、东崖、东峪、南阳五个自然村合而组成,俗称五太河李旻果。地处淄博市淄川区东南,紧靠沂蒙山区北部边缘刘占一。淄河干流与来自东南方向峨庄溜支流在镇北交汇后一路向北经临淄、广饶汇入小清河入海。原太河古镇在太河水库大坝未合拢前环境优美,抱水揽山。北依天然屏障金鸡山,南眺鲁山山脉的搁笔寨马鞍山,西与豹眼山绝壁隔淄河干流相对,东与青龙山又隔峨庄溜支流而相望。方圆约十余平方公里,位置显赫,形如盆地。而至今仍负盛名钓鱼台正处盆地中央,五太河就均匀分布于钓鱼台周围。是古代军事必争之地。震惊中外的太河惨案就发生在古镇的西围墙下。
随着时代变迁,太河水库大坝合拢后,原五太河旧址都己被水淹没,但钓鱼台位置在水库中央如历史的丰碑,仍清淅可见绿茵伯乐。是在向现在的人们昭示着它过去曾经的繁荣与辉煌。纯朴善良的太河镇人民也将继续发扬古镇人民悠久的人文传统,让世代流传,发场光大。
现在的太河水库始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动工兴建,至一九六一年因国民经济调整,淄博市政府决定暂时缓建。到一九六六年决定第二次重新上马兴建。由此库区移民工作也摆上了没事日程。初步方案是要求村全部外迁宫·媚心计。移民办领导率领村的干部群众代表到张店区的石桥、傅家、沣水等几个公社进行了实地考察,回来后把考察情况对社员做了介绍。当时部分群众由于恋土情结受故土难移的思想影响,移民工作的进展非常缓慢。库区移民办做了大量工作,至一九七零年大坝接近合拢时,外迁人口只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四十左右。按当时工程进展至七一年大坝合拢,全部外迁计划很难完成。到时移民迁不出,直接影响工程建设进程。移民办把移民现状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淄博市人民政府从人性化角度尊重群众意愿作出决定:自愿外迁的继续外迁,不愿外迁的就地安置。当时太河街共八个生产小队,依淄河西岸和东岸土地的多少决定两个生产小队去东坪建村其余六个小队到通峪北台子建村。为彰显公平决定抓阄。结果第四丶七生产小队去了东坪,其余四个小队去了通峪。选址己定,人口也随之划分完毕。水库指挥部立即调来大批建村民工,从七零年冬至七一年麦收前边建边般,就在七一年汛期来临之前,全村社员全部搬进了水库移民新房,水库大坝也如期在汛期到来之前胜利合拢。东坪所建移民新村取名东太河桑相,约三十多户一百五十多名社员。通峪北台子所建移民新村取名西太河,约一百多户有社员五百余口。至此东西两个太河自然村由此而产生。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经西太河村委会申请烟台公司招聘,淄博市地名委员会核准,西太河村重新恢复为太河村。现在随着通讯网络及交通的飞速发展,两个太河的联系与沟通早己不是问题,但由于历史原因所形成的两个太河虽隔水相望,但其根源仍是一个太河一家人。
说起老太河不得不提回族同胞,他们经过世代与我们汉族同胞的朝夕相处,共生共存,真正成为了密不可分的一家人。对于他们具体是何时由何地迁来太河居住己无从考证,传说是明朝时期大批移民迁入山东,那时由于太河地理位置优越,人口急剧增加,随之商贸交易也日渐发达,从而相应出现了一些与社会不合谐的邪恶现象。当时民间迷信称为邪气。所以村里管事的几人经过商量,专门请了回族同胞来太河街镇邪。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回族同胞也确实能善于经商会做买卖。整条太河街全都是回族同胞开设的店铺。如赵来树家的面条加工,赵来绘家的火烧杂面,赵来永家的馒头。还有王怀臣家的锅饼,在戏台以西马后奎家的杂货铺,马后配家的油,盐,酱,醋店。一直到十字路东马后村家的烧饼铺,龙一仪王万洲家的馍馍房等真是应有尽有。除了这些店铺以外还有很多手工作坊。如扬世锋、扬世山兄的的皮货铺就远近闻名。他们下乡收来羊皮z108,经过多道工序加工作成即柔软又保暖的熟羊皮,再经手工缝制就加工成为当时较为贵重的羊皮袄。现如今杨世锋的二女儿杨志,至今还传承下了手工缝制羊皮袄的这门绝活。以至上世纪五十年代,他们对太河街的商贸发展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说起老太河,不得不提那件不该发生的惨案。在村北高高矗立在豹岩山山腰的太河惨案纪念碑,在向你娓娓诉说着发生在近八十年前的那段惨烈的往事孙全洪。这会在你的心上平添一份凝重。1939年3月30日,国民党反动派背信弃义,对我路过的抗日战士和青年学生进行伏击,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太河惨案”。《毛泽东选集》中曾提及此事。惨案的发生地西围墙下已被水淹没。
新建的太河村,用老百姓的话说张仲鲁,是一个燕子不下蛋的地方,荒山野沟,土地贫瘠,三面环山残颜弃妃,一面靠水,四下无出路马瑞拉。好歹正赶上修辛泰铁路,但没解决出路问题,太河水库没蓄水前,村民出行还能走驯淄工程的水渠,蓄水后水渠淹没,出行十分困难。起先还走铁路隧道,防汛路没修前的十几年里村民出行要走十几里山路,穿越两条隧道匹莫苯丹,才能坐上车懒人稻。
近几年,村里依托库区移民政策烟波天客,自筹部分资金,共投入100余万元,实施“壮村富民”工程,现在村庄道路宽敞整治了,改变了过去“出门一身土、进门两脚泥”的现象,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结束了村民“住在库区、望水兴叹”的历史高文竹,树绿了,灯亮了杨智伟,村庄墙体统一着色,呈现出一派新农村的勃勃生机。
新太河沐浴在党的惠民政策春风里,村民不等不靠手舞足蹈造句,依托各自优势,依托淄博奥龙农业展有限公司走出一条强村富民的新路子。
作者:admin 2019年06月08日